• 四川能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郭勇荣获“2017 2019-09-12
  • 端午三天8910万人次出游 世界杯点燃赴俄游热情 2019-09-12
  • 力推“七进”活动 辽宁省商务厅开展“安全生产月” 2019-09-06
  • 你真是越活越转,越活越蠢。[哈哈] 2019-09-06
  • “双降”利好带动业绩增长 嘉泽新能收获靓丽成绩单 2019-09-04
  • 《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工作规范》日照市地方标准发布 2019-09-02
  • 无知、反理性与反智主义,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09-02
  • 从习仲勋的一次调研说开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2019-09-02
  • 世界杯首战俄罗斯连进5球 普京傲娇摊手停不下来 2019-09-02
  • 这些事实都在打四两如梦的脸[微笑] 2019-08-23
  • 稳中有进 稳中向好——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解读经济运行态势 2019-08-21
  • 弥渡 万亩梨花如云似瀑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8-21
  • 《脱身》《爱国者》谍战剧暑期档C位霸屏 2019-08-01
  • 小龙虾走俏催生新职业“品虾师” 2019-08-01
  • 人事 江西两设区市任免一批领导干部 2019-07-24

  • 河北11选五走势图:一零二零 普

    作者:王小蛮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修仙狂徒最新章节一零二零 普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    一零二零  普罗天梯

        “幽冥阴河,活人不得过,鬼魂也不得过。唉,明明他自己说的,却不知道珍惜生命?!苯羲嬉犊盏热酥?,第一个踏上生死桥的方云麟和道侣朱燕君看见这一幕,不由得感慨说道。

        神行魔宗借着速度,抢先突破,走上生死桥。

        随后,来到的就是老谋深算的杨鼎老仙。当走到金灿灿的生死桥前,他一个瞬移,把那些半人半妖的东西全部扔下,而他则稳稳站在桥上。

        “叶小道友果然精明过人啊?!毖疃舷山鞒舅υ谑直凵?,开口叹道。

        叶空知道,这老家伙也看出来了,鬼皇是越往后越强大,越是早过越轻松。

        不过叶空也没理他,跟这种老家伙还是少打交道为好。

        不但杨鼎感觉到,其他人也全部感觉到,鬼皇的力量要比刚才强大,而且,越来越大。

        眼看就要走上生死桥,飞舟魔宗纪航的铁甲傀儡却被鬼雾包围,无法挪动。

        这铁甲傀儡淬炼困难,其中关键的结构也复杂得很,纪航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才弄出这一只,现在看见其无法挪动,所以心疼地想要冲回去解救。

        “师弟!”裴航大喝一声,硬扯住纪航的胳膊,把他拉上生死桥,说道,“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傀儡没了,以后再炼就是,若是连命都没了,那就什么是没有了!”

        裴航话音未落,就看见那浓墨样的鬼雾化成一只巨手,一把捉住铁甲傀儡。

        巨手猛地一下收紧,鬼皇的实力恢复,这一下也知道有多大力道,就听见铁甲傀儡内部不时传来爆豆一般的“啪啪”声……

        最后,轰地一声巨响,那个铁甲大家伙被捏碎,成为一堆废铁零件。

        纪航看得目瞪口呆,若是他刚才回去,此刻怕是多半要陨落了。

        那边杨鼎老仙则是出言笑道,“铁疙瘩到底是铁疙瘩,虽然外表坚硬,可是哪有血肉之躯灵活听话?”

        杨鼎这是讥讽飞舟魔宗的铁甲傀儡不如他的那些动物,纪航听了不快,反唇相讥道,“我看你的那些人妖,也没有出来一个嘛?!?br/>
        杨鼎老仙脸上一红,怒道,“纪航,你说话客气点,虽然你们飞舟魔宗吃香,可是我们却是你们的主顾,衣食父母!”

        纪航还要争辩,裴航却笑道,“算了,大家都莫要争了,现在我们第一关已过,后边还有第二关,也不知道有多危险,我看,大家还是齐心协力,合作一番?!?br/>
        杨鼎老仙如此精明狡猾,当然点头称是。

        接着,裴航又把目光移向方云麟夫妇,方云麟也点头道,“如此甚好,我方云麟和道侣在此承诺,若无必要,绝不攻击在场各位?!?br/>
        显然,大家都怕杨鼎老仙再玩什么花花肠子。

        杨鼎老仙笑道,“放心,杨某也不是那种随意杀生之人,就算你们把后背交给杨某,也不用有任何担心?!?br/>
        不担心才怪!裴航哧了一声,又对叶空那边说道,“叶道友,你们呢?”

        虽然叶空修为低,可是经过他一系列表现,大家都认可了他的实力,所以裴航不问郝一龙,而是问叶空。

        叶空这才把眼神从河面上收回来,他确定汪新和刘珊珊没有生还可能,才又叹了一口气,转回脸,说道,“我们当然没意见?!?br/>
        正在他们说话间,就看见那浓黑的鬼雾中,又走出几个修士。只见那一行四人,个个全身带血,在四人身周,有一圈红色血雾,抵挡住鬼雾。

        杨鼎老仙感叹道,“天残魔宗果然也是有些实力,天魔残体大法虽然残忍些,可是毕竟是对自己残忍,别人也说不得什么啊?!?br/>
        虽然老仙一向狡猾歹毒,可是这几句话,叶空倒是赞同的。天残魔宗虽然残忍,可那是对自己残忍,别人又能说什么?

        来得四个人正是天残魔宗的残煜神君带着残天神君,另外就是陈友和哑巴两个真君,至于他们小队另两个真君,已经陨落在鬼雾中了。

        残煜眼看生死桥就在眼前,不由得独眼中喜色一闪。

        可就在这时,鬼雾竟然又起了惊天的变化。

        “哈哈,我终于又恢复了鬼皇的真正实力!今天的血食真是不错,全部都是真君神君,哈哈,我从来没有吃得这么痛快过!”八荒鬼皇的声音震得天空中嗡嗡作响。

        强大的气势瞬间荡开。那片鬼雾也变得更加浓厚,仿佛是油漆一般。

        就连修为最高的杨鼎和方云麟等人也瞬间色变,这才是真正的鬼皇力量,若是他们再慢一步,恐怕也难以到达生死桥。

        杨鼎老仙不由得又把视线转向叶空,心道,这小子还真是精明啊,大家都在往后退缩的时候,他已经清楚意识到鬼皇实力没有恢复??蠢匆院?,还是要紧跟这小子。

        而叶空则是把目光担忧地看向鬼雾中的修士们,以现在八荒鬼皇的实力,怕是再无一人可以到达生死桥!

        其他修士,都死定了!

        不但身陷鬼雾中的修士,就连已经快要走出鬼雾的残煜等人也遇到了?;?。那厚重的黑雾一下变得厉害无比,天魔残体大法放出的血雾顿时无法抗拒,硬生生被逼退回去。

        残天又取出那把小银刀,在胸腹上连捅七下。顿时,血雾弥漫,众人身外的血雾?;げ阋幌掠峙ê窳诵矶?。

        不过残天却依然皱眉,口中道,“师兄,放血已经没有什么效果了,必须再残一处!”

        残煜摇头道,“不行,你不要再残了,天残魔宗,残了就无法生长,你已残十三处,不能再残!”

        残天道,“可是此刻已经没有选择了,独手独腿,独眼独耳,师兄,我把最后一只眼也刺了……”

        就算天残魔宗也有规定,保证必须的生活需要,两只眼可以留一只,如果全刺瞎,那势必以后很不方便。

        陈友忙说道,“师叔,你不要残了,让弟子来吧?!?br/>
        残天摆手道,“没用,我一个神君展施的法术,不是你残一两处能够奇效的,除非你以命祭术!”

        以命祭术!以生命祭祀法术。这是天残魔宗最强大的功法,不过使用以后,使用者不但陨落,而且其魂魄也分散,再也没有机会投胎转世。

        陈友沉默了。他可能残体,甚至可以陨落,可是要魂飞魄散,永世无法轮回,他不愿意。

        不过身边哑巴,却没有说一句话,上前一步,抬手取出属于他自己的小银刀,准准刺进自己的心脏……又猛地拔出。

        以命祭术!

        血雾一下强劲起来,仿佛被一股强力,猛地撑开,把黑色的鬼雾顶开,而血雾的外沿,已经和生死桥的边缘连接。

        “哑巴!”残煜那只独眼中已经泪水满溢。哑巴是他最小的徒弟,可天生聋哑,不能说话,所以一直得不到残煜的喜欢。

        可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却是这个最不喜欢的徒弟挺身而出。

        一句话没有,毫不犹豫付出了生命!

        “宗主,快点?!辈刑烀偷乩鸩徐?,可残煜却一动不动,残天吼道,“快点,不要让哑巴白死!”

        一语惊醒梦中人,残煜站起来,含泪喝道,“走!”

        残煜走上生死桥。

        现在桥上一共是整整十个人。叶空、郝一龙、杨鼎、方云麟、朱燕君、裴航、纪航、残煜、残天、陈友。

        大家都看着浓重的黑雾,心里都有些沉重。所谓兔死狐悲,就连杨鼎老仙都心有戚戚,叹道,“就我们十个人了?!?br/>
        唯一的女人朱燕君点头叹道,“其他人一个都过不来了?!?br/>
        正在他们叹息间,突然天空中又响起继伯的声音。

        “恭喜你们,你们成功通过了第一关,现在你们将迎来的是第二关的考验?!奔滩纳粑薇尴?。

        十个人都转过身,抬头看着天空,眼中都有喜悦之色。他们都成功渡过了第一关,距离得到宝物又近了一步。

        继伯声音又响起来,“第二关,普罗天梯!”

        随着他话音,只见生死桥的另一头广场上出现了五条通天的天梯,每条天梯一千阶,而在天空的高处,天梯的尽头,每个天梯都通向一个金色的小门。

        继伯说道,“只要走上天梯,打开小门,就可以进入仙府大殿,就算通过了第二关?!?br/>
        众人脸上又是喜色一闪。本以为第二关要比第一关危险,谁知道却是这么简单,走楼梯,谁不会?

        随即,大家又都想道,恐怕不是这么简单,若是单纯走楼梯,又何必算成一关考验呢?

        果然,继伯又道,“你们不要小看这普罗天梯,它并不好走,至于有多难,那得你们自己感受。我要提醒你们的是另外一件事,这普罗天梯尽头的小门,只能打开一次,关闭以后,就再也无法打开……换句话说,你们中,只有五个人可以进入仙府核心大殿,那就是每道天梯第一个到达者!”

        “当然了,作为对你们通过第一关的奖励,其他没有到达者也不会永远困在这里,其他五人将会被传送出仙府?!?br/>
        “好了,祝你们成功渡过第二关?!奔滩低?,声音消失,再也没有响起,当然,也不可能再给叶空提示,帮他一次,就已经很够意思了。

        第二关规则一出来,刚才大家短暂达成的同盟立即分崩破裂。

        五条天梯,五个小门,只有五个人可以通过!而其他五人虽然不会死,可也和宝物失之交臂了。

        众人全部是一呆。

        在下一秒,全部暴起!往着五条天梯狂奔而去,谁也不让谁,在这里时刻,就算亲兄弟,也是不会让的!

        神行魔宗方云麟到底是强项,和朱燕君夫妇率先抢到第一道天梯。当第一步踏上天梯第一阶,方云麟顿时感觉到异样。

        “好重!”方云麟觉得脚下一沉,双腿好象灌铅了一样,不但如此,还有一种沉重的压力从空气中压来,别说瞬移,就算一步步走都非常艰难!

        和他一起踏上普罗天梯的朱燕君神君差点被这种力道拌了个跟头。她晃了一下,接着看看方云麟,随后一步退下了台阶。

        “快,去二号天梯!”方云麟连忙大喊道。

        朱燕君摇头道,“不了,这天梯如此难走,在上边,神君的优势不能发挥,我们神行魔宗的强项更不能发挥,若是我们各占一条天梯,最后结果很可能是一个都上不去……所以,还不如我们只占一条,力保你一人成功过关!”

        朱燕君说完,转身对后边的人等喊道,“十个人五个名额,我夫妻必有一个名额,所以我们不和你们争,你们也不要和我们争,一号天梯,你们就不要过来了!”

        随后,她大马金刀站在一号天梯前,挡住路口。

        化神后期挡路,谁敢过来?方云麟回头遥遥对老婆拱拱手,又抬头看着高高的千阶阶梯,开始艰难的登天梯!

        二号天梯被杨鼎老仙占据。

        三号被飞舟魔宗两人占据。

        四号天梯被天残魔宗占据。

        五号天梯则迎来了叶空和郝一龙。

        杨鼎老仙大步踏上天梯,身形晃荡两下,随后,又一甩拂尘,开始提步登梯。

        裴航和纪航则是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愿意让路,可是又不好意思对自己人出手,只好大眼瞪小眼,顺便观望其他天梯的情况。

        不打自己人,那就打外人吧。

        纪航扭头看,一号没指望,二号也没指望,自己占着三号,五号叶空貌似也不是善类……别看在这里叶某人修为最低,可是不到最后,谁也不愿招惹他。

        狠人一般都是这样的。

        好了,都是狠人,唯一一个可以欺负的,也只有那三个残疾人了。

        没办法,升仙大计,也顾不得许多了,要欺负也只有欺负一下了。

        纪航走过去,对着残煜等人喊道,“各位,把位置让给我吧,否则大家刀兵相见就不好看了?!?br/>
        可是残煜却摇头道,“纪航前辈,这是我宗三名弟子用命拚来的一个机会,不管怎么样,我们绝不会退缩!”

        纪航冷哼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友走上台阶,哈哈笑道,“纪前辈,若是在天梯下,我们三个都不是你对手??墒巧狭颂焯?,就要被天梯上的重力压制,修为越高,压制越大,你的修为一点优势没有,有本事就上来试试!”

        纪航也哈哈一笑,“就算不用灵力,我就怕你们了?三个人四条腿,哈哈?!?br/>
        而在五号天梯前,郝一龙和叶空则也是对了眼了。

        热门推荐:

        一零二零  普罗天梯

        “幽冥阴河,活人不得过,鬼魂也不得过。唉,明明他自己说的,却不知道珍惜生命?!苯羲嬉犊盏热酥?,第一个踏上生死桥的方云麟和道侣朱燕君看见这一幕,不由得感慨说道。

        神行魔宗借着速度,抢先突破,走上生死桥。

        随后,来到的就是老谋深算的杨鼎老仙。当走到金灿灿的生死桥前,他一个瞬移,把那些半人半妖的东西全部扔下,而他则稳稳站在桥上。

        “叶小道友果然精明过人啊?!毖疃舷山鞒舅υ谑直凵?,开口叹道。

        叶空知道,这老家伙也看出来了,鬼皇是越往后越强大,越是早过越轻松。

        不过叶空也没理他,跟这种老家伙还是少打交道为好。

        不但杨鼎感觉到,其他人也全部感觉到,鬼皇的力量要比刚才强大,而且,越来越大。

        眼看就要走上生死桥,飞舟魔宗纪航的铁甲傀儡却被鬼雾包围,无法挪动。

        这铁甲傀儡淬炼困难,其中关键的结构也复杂得很,纪航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才弄出这一只,现在看见其无法挪动,所以心疼地想要冲回去解救。

        “师弟!”裴航大喝一声,硬扯住纪航的胳膊,把他拉上生死桥,说道,“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傀儡没了,以后再炼就是,若是连命都没了,那就什么是没有了!”

        裴航话音未落,就看见那浓墨样的鬼雾化成一只巨手,一把捉住铁甲傀儡。

        巨手猛地一下收紧,鬼皇的实力恢复,这一下也知道有多大力道,就听见铁甲傀儡内部不时传来爆豆一般的“啪啪”声……

        最后,轰地一声巨响,那个铁甲大家伙被捏碎,成为一堆废铁零件。

        纪航看得目瞪口呆,若是他刚才回去,此刻怕是多半要陨落了。

        那边杨鼎老仙则是出言笑道,“铁疙瘩到底是铁疙瘩,虽然外表坚硬,可是哪有血肉之躯灵活听话?”

        杨鼎这是讥讽飞舟魔宗的铁甲傀儡不如他的那些动物,纪航听了不快,反唇相讥道,“我看你的那些人妖,也没有出来一个嘛?!?br/>
        杨鼎老仙脸上一红,怒道,“纪航,你说话客气点,虽然你们飞舟魔宗吃香,可是我们却是你们的主顾,衣食父母!”

        纪航还要争辩,裴航却笑道,“算了,大家都莫要争了,现在我们第一关已过,后边还有第二关,也不知道有多危险,我看,大家还是齐心协力,合作一番?!?br/>
        杨鼎老仙如此精明狡猾,当然点头称是。

        接着,裴航又把目光移向方云麟夫妇,方云麟也点头道,“如此甚好,我方云麟和道侣在此承诺,若无必要,绝不攻击在场各位?!?br/>
        显然,大家都怕杨鼎老仙再玩什么花花肠子。

        杨鼎老仙笑道,“放心,杨某也不是那种随意杀生之人,就算你们把后背交给杨某,也不用有任何担心?!?br/>
        不担心才怪!裴航哧了一声,又对叶空那边说道,“叶道友,你们呢?”

        虽然叶空修为低,可是经过他一系列表现,大家都认可了他的实力,所以裴航不问郝一龙,而是问叶空。

        叶空这才把眼神从河面上收回来,他确定汪新和刘珊珊没有生还可能,才又叹了一口气,转回脸,说道,“我们当然没意见?!?br/>
        正在他们说话间,就看见那浓黑的鬼雾中,又走出几个修士。只见那一行四人,个个全身带血,在四人身周,有一圈红色血雾,抵挡住鬼雾。

        杨鼎老仙感叹道,“天残魔宗果然也是有些实力,天魔残体大法虽然残忍些,可是毕竟是对自己残忍,别人也说不得什么啊?!?br/>
        虽然老仙一向狡猾歹毒,可是这几句话,叶空倒是赞同的。天残魔宗虽然残忍,可那是对自己残忍,别人又能说什么?

        来得四个人正是天残魔宗的残煜神君带着残天神君,另外就是陈友和哑巴两个真君,至于他们小队另两个真君,已经陨落在鬼雾中了。

        残煜眼看生死桥就在眼前,不由得独眼中喜色一闪。

        可就在这时,鬼雾竟然又起了惊天的变化。

        “哈哈,我终于又恢复了鬼皇的真正实力!今天的血食真是不错,全部都是真君神君,哈哈,我从来没有吃得这么痛快过!”八荒鬼皇的声音震得天空中嗡嗡作响。

        强大的气势瞬间荡开。那片鬼雾也变得更加浓厚,仿佛是油漆一般。

        就连修为最高的杨鼎和方云麟等人也瞬间色变,这才是真正的鬼皇力量,若是他们再慢一步,恐怕也难以到达生死桥。

        杨鼎老仙不由得又把视线转向叶空,心道,这小子还真是精明啊,大家都在往后退缩的时候,他已经清楚意识到鬼皇实力没有恢复??蠢匆院?,还是要紧跟这小子。

        而叶空则是把目光担忧地看向鬼雾中的修士们,以现在八荒鬼皇的实力,怕是再无一人可以到达生死桥!

        其他修士,都死定了!

        不但身陷鬼雾中的修士,就连已经快要走出鬼雾的残煜等人也遇到了?;?。那厚重的黑雾一下变得厉害无比,天魔残体大法放出的血雾顿时无法抗拒,硬生生被逼退回去。

        残天又取出那把小银刀,在胸腹上连捅七下。顿时,血雾弥漫,众人身外的血雾?;げ阋幌掠峙ê窳诵矶?。

        不过残天却依然皱眉,口中道,“师兄,放血已经没有什么效果了,必须再残一处!”

        残煜摇头道,“不行,你不要再残了,天残魔宗,残了就无法生长,你已残十三处,不能再残!”

        残天道,“可是此刻已经没有选择了,独手独腿,独眼独耳,师兄,我把最后一只眼也刺了……”

        就算天残魔宗也有规定,保证必须的生活需要,两只眼可以留一只,如果全刺瞎,那势必以后很不方便。

        陈友忙说道,“师叔,你不要残了,让弟子来吧?!?br/>
        残天摆手道,“没用,我一个神君展施的法术,不是你残一两处能够奇效的,除非你以命祭术!”

        以命祭术!以生命祭祀法术。这是天残魔宗最强大的功法,不过使用以后,使用者不但陨落,而且其魂魄也分散,再也没有机会投胎转世。

        陈友沉默了。他可能残体,甚至可以陨落,可是要魂飞魄散,永世无法轮回,他不愿意。

        不过身边哑巴,却没有说一句话,上前一步,抬手取出属于他自己的小银刀,准准刺进自己的心脏……又猛地拔出。

        以命祭术!

        血雾一下强劲起来,仿佛被一股强力,猛地撑开,把黑色的鬼雾顶开,而血雾的外沿,已经和生死桥的边缘连接。

        “哑巴!”残煜那只独眼中已经泪水满溢。哑巴是他最小的徒弟,可天生聋哑,不能说话,所以一直得不到残煜的喜欢。

        可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却是这个最不喜欢的徒弟挺身而出。

        一句话没有,毫不犹豫付出了生命!

        “宗主,快点?!辈刑烀偷乩鸩徐?,可残煜却一动不动,残天吼道,“快点,不要让哑巴白死!”

        一语惊醒梦中人,残煜站起来,含泪喝道,“走!”

        残煜走上生死桥。

        现在桥上一共是整整十个人。叶空、郝一龙、杨鼎、方云麟、朱燕君、裴航、纪航、残煜、残天、陈友。

        大家都看着浓重的黑雾,心里都有些沉重。所谓兔死狐悲,就连杨鼎老仙都心有戚戚,叹道,“就我们十个人了?!?br/>
        唯一的女人朱燕君点头叹道,“其他人一个都过不来了?!?br/>
        正在他们叹息间,突然天空中又响起继伯的声音。

        “恭喜你们,你们成功通过了第一关,现在你们将迎来的是第二关的考验?!奔滩纳粑薇尴?。

        十个人都转过身,抬头看着天空,眼中都有喜悦之色。他们都成功渡过了第一关,距离得到宝物又近了一步。

        继伯声音又响起来,“第二关,普罗天梯!”

        随着他话音,只见生死桥的另一头广场上出现了五条通天的天梯,每条天梯一千阶,而在天空的高处,天梯的尽头,每个天梯都通向一个金色的小门。

        继伯说道,“只要走上天梯,打开小门,就可以进入仙府大殿,就算通过了第二关?!?br/>
        众人脸上又是喜色一闪。本以为第二关要比第一关危险,谁知道却是这么简单,走楼梯,谁不会?

        随即,大家又都想道,恐怕不是这么简单,若是单纯走楼梯,又何必算成一关考验呢?

        果然,继伯又道,“你们不要小看这普罗天梯,它并不好走,至于有多难,那得你们自己感受。我要提醒你们的是另外一件事,这普罗天梯尽头的小门,只能打开一次,关闭以后,就再也无法打开……换句话说,你们中,只有五个人可以进入仙府核心大殿,那就是每道天梯第一个到达者!”

        “当然了,作为对你们通过第一关的奖励,其他没有到达者也不会永远困在这里,其他五人将会被传送出仙府?!?br/>
        “好了,祝你们成功渡过第二关?!奔滩低?,声音消失,再也没有响起,当然,也不可能再给叶空提示,帮他一次,就已经很够意思了。

        第二关规则一出来,刚才大家短暂达成的同盟立即分崩破裂。

        五条天梯,五个小门,只有五个人可以通过!而其他五人虽然不会死,可也和宝物失之交臂了。

        众人全部是一呆。

        在下一秒,全部暴起!往着五条天梯狂奔而去,谁也不让谁,在这里时刻,就算亲兄弟,也是不会让的!

        神行魔宗方云麟到底是强项,和朱燕君夫妇率先抢到第一道天梯。当第一步踏上天梯第一阶,方云麟顿时感觉到异样。

        “好重!”方云麟觉得脚下一沉,双腿好象灌铅了一样,不但如此,还有一种沉重的压力从空气中压来,别说瞬移,就算一步步走都非常艰难!

        和他一起踏上普罗天梯的朱燕君神君差点被这种力道拌了个跟头。她晃了一下,接着看看方云麟,随后一步退下了台阶。

        “快,去二号天梯!”方云麟连忙大喊道。

        朱燕君摇头道,“不了,这天梯如此难走,在上边,神君的优势不能发挥,我们神行魔宗的强项更不能发挥,若是我们各占一条天梯,最后结果很可能是一个都上不去……所以,还不如我们只占一条,力保你一人成功过关!”

        朱燕君说完,转身对后边的人等喊道,“十个人五个名额,我夫妻必有一个名额,所以我们不和你们争,你们也不要和我们争,一号天梯,你们就不要过来了!”

        随后,她大马金刀站在一号天梯前,挡住路口。

        化神后期挡路,谁敢过来?方云麟回头遥遥对老婆拱拱手,又抬头看着高高的千阶阶梯,开始艰难的登天梯!

        二号天梯被杨鼎老仙占据。

        三号被飞舟魔宗两人占据。

        四号天梯被天残魔宗占据。

        五号天梯则迎来了叶空和郝一龙。

        杨鼎老仙大步踏上天梯,身形晃荡两下,随后,又一甩拂尘,开始提步登梯。

        裴航和纪航则是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愿意让路,可是又不好意思对自己人出手,只好大眼瞪小眼,顺便观望其他天梯的情况。

        不打自己人,那就打外人吧。

        纪航扭头看,一号没指望,二号也没指望,自己占着三号,五号叶空貌似也不是善类……别看在这里叶某人修为最低,可是不到最后,谁也不愿招惹他。

        狠人一般都是这样的。

        好了,都是狠人,唯一一个可以欺负的,也只有那三个残疾人了。

        没办法,升仙大计,也顾不得许多了,要欺负也只有欺负一下了。

        纪航走过去,对着残煜等人喊道,“各位,把位置让给我吧,否则大家刀兵相见就不好看了?!?br/>
        可是残煜却摇头道,“纪航前辈,这是我宗三名弟子用命拚来的一个机会,不管怎么样,我们绝不会退缩!”

        纪航冷哼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友走上台阶,哈哈笑道,“纪前辈,若是在天梯下,我们三个都不是你对手??墒巧狭颂焯?,就要被天梯上的重力压制,修为越高,压制越大,你的修为一点优势没有,有本事就上来试试!”

        纪航也哈哈一笑,“就算不用灵力,我就怕你们了?三个人四条腿,哈哈?!?br/>
        而在五号天梯前,郝一龙和叶空则也是对了眼了。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com)。
    热门小说推荐: 天南大陆 修仙大佬不好惹 归狐 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 在炮灰的边缘挣扎 九天行舟楚风行 二小姐的至尊战神 归路遥遥 师父总是太无情 执手江湖 道钟仙尘 锦鲤闯仙门 诸天逍遥 玄黄天际 沧海龙腾录
  • 四川能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郭勇荣获“2017 2019-09-12
  • 端午三天8910万人次出游 世界杯点燃赴俄游热情 2019-09-12
  • 力推“七进”活动 辽宁省商务厅开展“安全生产月” 2019-09-06
  • 你真是越活越转,越活越蠢。[哈哈] 2019-09-06
  • “双降”利好带动业绩增长 嘉泽新能收获靓丽成绩单 2019-09-04
  • 《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工作规范》日照市地方标准发布 2019-09-02
  • 无知、反理性与反智主义,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09-02
  • 从习仲勋的一次调研说开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2019-09-02
  • 世界杯首战俄罗斯连进5球 普京傲娇摊手停不下来 2019-09-02
  • 这些事实都在打四两如梦的脸[微笑] 2019-08-23
  • 稳中有进 稳中向好——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解读经济运行态势 2019-08-21
  • 弥渡 万亩梨花如云似瀑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8-21
  • 《脱身》《爱国者》谍战剧暑期档C位霸屏 2019-08-01
  • 小龙虾走俏催生新职业“品虾师” 2019-08-01
  • 人事 江西两设区市任免一批领导干部 2019-07-24
  • 跑得快三公牛牛 体育彩票投注站怎么样 nw新世界棋牌有假吗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表图带坐标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走势图 pk走势图在线 排列五走势图讲解视频 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比较正规的热门棋牌 福彩6+1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杭州小姐信息网 急速赛车彩票开奖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上海时时奖结果查询 成都站街女拉客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