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汉“治污水”再创新 利用施工降水进行生态补水 2019-04-22
  • 老师您好,本文中的信件内容基本无错误.但现在的00后还会听您怎么在那里教育他怎么做人吗 2019-04-22
  • 中国核电发展处机遇期 未来20年发电量占比或翻两番 2019-04-19
  • 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绽放 01 2019-04-19
  • [雷人]知道土地的价值由什么形成么?跟面积有啥关系? 2019-04-18
  • 重组概念崛起,医药板块遭主力资金持续大撤离! 2019-04-1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景德镇拉坯第一人”占绍林:手艺“满意”前谢绝资本加入 2019-04-17
  • 陈晓卿推出全新美食纪录片 "风味"能否再续辉煌? 2019-04-10
  • 【用事实说话】从农村40年巨变看改革开放 2019-04-10
  • 铜梁:鲜花让山乡的“颜值”更美丽 2019-04-08
  • 宁泽涛:状态已恢复三四成 早睡早起没时间看世界杯 2019-04-07
  • 重庆市2018年初中学业水平暨高中招生考试顺利结束 2019-04-05
  • 次平:年楚河的守护者 2019-04-05
  • 北京12.4万人申报积分落户 初核结果7月31日后公布 2019-04-05
  • 新华保险荆州中支助力首届荆楚文化旅游节开幕 2019-04-02

  •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3号:第五百四十四章 不想欺负老年人(求订阅!)

    作者:张三竖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极品小赘婿最新章节第五百四十四章 不想欺负老年人(求订阅!)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宰执天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隋末我为王
    章老爷曾经对这种情况非常抵触,但任何事情都抵不过时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慢慢接受了这种现实,别说是云溪城,就算是整个越国,这全天下的男人,不也都跟他一样?哪一个身份比女人高?哪一个不是活在女人的羽翼之下?

        别人都是如此,自己自然也不会例外……

        所以他向生活妥协了,或者是,向时间妥协了……

        自从他看开了这些,生活又变了模样。

        章家什么都不缺,他什么也不用操心去管,更乐得清闲!

        每天喝点小茶,听听小曲,再养些小鸟,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而且他重拾了荒废了多年的书法和诗词,每每在花园里寻找灵感,虽然作出来的东西只能自娱自乐,但是他已经很满足了。

        直到章瑾妤出生长大,章老爷一身的才气终于有了施展的地方,平日里章夫人因为要操心章家上下大小事务,根本顾不了章瑾妤,所以章瑾妤的饮食起居都是章老爷在管。

        自己郁郁不得志,看到章瑾妤他突然焕发了斗志!

        于是乎,他教章瑾妤练字,教章瑾妤作诗填词……

        章瑾妤一天天长大,到如今,已经是云溪城里有名的才女,每每听到关于女儿的事情,章老爷总是欣慰的,以为他能从章瑾妤身上看到当年自己失去的、想拥有却从未拥有过的东西……

        身为一个男人,自己在章家虽说地位不是那么高,可是面前这个年轻男人跟自己可是没法比??!

        他不过是章夫人认的义子,怎么敢对自己嚣张?

        章老爷忍了很久,终于坐直了身体,拿眼斜了张十二一下,然后阴阳怪气的道:“你叫大个?”

        张十二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也斜了他一眼,说道:“章老爷说的很对!”

        “…………”

        若不是手中的紫砂壶异常珍贵,章老爷早就一把摔在地上暴走了!

        这小子,嘴巴很毒??!

        章夫人在的时候,他还称呼自己为“干爹”,章夫人走了,他却叫自己“章老爷”,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虽然家里的下人都称呼他为章老爷,他不高兴那也没办法,可是这家伙也叫自己章老爷,那明显不是在提醒他,让他记得自己不过是章家的一个赘婿吗?

        章老爷气的牙尖紧咬,冷笑两声道:“呵呵,很好,很好!”

        然后眼神一冷道:“怪不得叫大个这种俗不可耐的名字,看来给你起名字的人眼光还是很准的!”

        这话就是在嘲讽张十二的人跟他的名字一样垃圾了,张十二却也不生气,同样呵呵一笑道:“章老爷,咱们彼此彼此!”

        “…………”

        章老爷没想到这家伙的嘴竟然如此厉害,自己无论说什么都被他加倍还回来,他都快被气成了内伤,看着张十二的眼神更冷了……

        …………

        章老爷也是昨天晚上才听说章夫人收了一个义子,对于章夫人收义子这种事情都不跟自己商量,章老爷心里虽然不满但却不会说什么。

        只不过章瑾妤告诉他的时候,他多嘴问了问这个人的来历,当听到章瑾妤说这人是因为写了一首自己满意的诗后才有机会进入的章家之后,章老爷不淡定了。

        因为章夫人的单方面决定,他本来就对这个素未谋面的义子颇有微词,现在听说他竟然还是靠诗词进的章家,更是有气!

        想当年自己不比任何人有才,现在不也这样?

        这小子竟然靠着一首诗就想进章家?

        呵呵,先过我这关!

        想到这些,章老爷的嘴角微微上扬,看着张十二,嘲笑居多道:“听说你还会作诗?”

        “会一丢丢吧!”

        张十二大咧咧道。

        “书法也不错?”

        “马马虎虎!”

        张十二不以为意。

        “呵呵,老夫也偏好这一口,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切磋切磋?”

        章老爷露出见技心痒的样子来,而实际上他是想打打张十二的脸,尤其是这人还是章夫人选的,到时候让她看看,到底谁最有才!

        但张十二却没有跟他比的兴趣,摇了摇头,说道:“我看就不必了吧!”

        “为什么?”

        章老爷没想到张十二如此怂包,比试一下都不敢,更是觉得张十二没有真才实学,只学了些皮毛就出来行骗,靠的不是才学,而是他那张脸!

        因此看向张十二的眼神更是多了嘲讽。

        但是,接下来张十二的话差点把他气疯!

        “因为,我不想欺负老年人!”

        “…………”

        章老爷保证,此刻他特别想打死眼前这货!

        “简直岂有此理!”

        章老爷拍桌而起,横眉竖眼的瞪着张十二,伸出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他,一副想要干架的态势。

        这下张十二倒是为难了,心里还在盘算,如果真动起手来,自己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呢?

        打吧,这老胳膊老腿的,真经不住他一通锤。

        不打吧,妈蛋这老家伙也太嚣张!

        “爹,你干嘛呢?”

        正在他天人交接的时候,章瑾妤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

        今天家里有些忙,到处都有人在收拾。

        章瑾妤本来是想在后花园的亭子里仔细看看昨天张十二写的字,学习临摹一下的,可是后花园里都是人,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不多会,她娘就进了后花园,准备布置一下,并且告诉她,昨天的大个来了,正在前厅,让章瑾妤先领着他量一下尺寸,为他做几件衣服。

        所以章瑾妤来了。

        当她站在门口的时候,就发现了屋里这奇怪的一幕。

        他爹正一手扶桌、一手指着张十二,身体发抖、眼神吓人的瞪着张十二,而张十二则一副好死不死的模样,倚躺在椅子上,看到她进来,这才收敛了不少,赶紧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听到章瑾妤的话,愤怒的章老爷指了指张十二,说道:“瑾妤,从哪里找来这么个不知礼的家伙?简直有辱斯文,赶紧把他赶出去吧!”

        赶是不能赶出去的。

        虽然她有时候也挺讨厌这个家伙,可是现在他是母亲的义子,受邀而来,哪能说撵走就撵走?

        但是看着她爹那吹胡子瞪眼、极度愤怒的表情,他又有点好奇,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能惹得他父亲这么生气呢?

        于是好奇道:“爹,他到底说什么得罪你了?”

        “这小子目中无人,口出狂言侮辱老夫!”

        章老爷仿佛受了天大的侮辱一般,愤愤的说道。

        “喂,老爷子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要乱说??!谁目中无人,谁口出狂言侮辱你了?”

        张十二对章老爷歪曲事实的做法非常不满,马上反击。

        老爷子?

        听到这个称呼,章老爷和章瑾妤的嘴都抽了抽,这家伙的嘴是真的损??!

        章老爷都要被气炸了,就把刚才他向张十二提出切磋来的事情讲了一遍,最后愤愤不平道:“瑾妤,你知道他怎么说?他说不能欺负老年人!这不是在侮辱我是在干嘛?瑾妤,你的书法、诗词都是爹教你的,爹什么水平你还不清楚?这小子不就是看不起爹,不就是在口出狂言?”

        说到这,章老爷还异常得意的看了张十二一眼,心想这家伙不知道我的实力,但是我姑娘的实力你总该知道吧?

        她可是云溪大才女呢!

        这样的才女都是我教出来的——呵呵,小子,颤抖吧!

        但他却没有从对方脸上看出一点钦佩或者恐惧的表情,反而是一脸乐呵呵的看着他,就好像把他的话当成了——放屁一样!

        章老爷那个气啊,拉着章瑾妤说道:“瑾妤,看看找来的这是什么人?都说到这份上了,还不知道低头?”

        而章瑾妤则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张十二,又看了看章老爷,心里叹息一声,然后悠悠道:“爹,他说的——是事实……”

        “看看,我姑娘都这么——”

        话没说完,章老爷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猛的瞪眼看着章瑾妤:“瑾妤,你说什么呢?你说错了吧?什么事实?”

        章瑾妤也很无奈,但是她不想撒谎,只好再次说了一遍:“爹,大个说的事情并没有错……”

        “没错?哈哈哈——”

        章老爷跟疯了一样,大笑几声,然后才说道:“瑾妤,你的诗词都是爹教的,爹的水平你也知道,你说爹不如这么一个家伙?”

        “爹,就是因为瑾妤了解你,知道你的水平如何,才会说,他说的都是事实……”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面前这个好看的少年郎在诗词书法上的造诣比自己高了不知多少,而她爹的水平她清楚,跟他比是远远不如。

        这么看来,他说的那话一点毛病没有,唯一不妥的,或许就是他不该对一个老人家讲话这么生硬吧?

        这么想着,狠狠地瞪了张十二一眼,无非是在说:那是我爹,你就不能让着一点?

        知道真相的章老爷眼泪并没有流下来,而是更不服了,一个愣头小子,诗词比自己厉害?就算他诗词方面真有天赋,自己比不过,那书法呢?

        书法不比诗词,没有长年累月的积累和经验,是不可能写出一手好字的,而章老爷已经积累了四十多年的经验,而面前这小子不过二十出头,怎么跟他比?

        所以章老爷还是不服,指着张十二说道:“来,今日非得比试比试不可!”

        此刻的章老爷犹如一头公牛,誓要维护自己的声誉而战!

        到张十二就是不应战,可把章老爷给气的不轻,无论己方如何挑衅,对方就是没有一点回应,这让他很是暴躁!

        张十二实在不想在这里跟这个疯老头墨迹了,拉了拉章瑾妤,小声道:“干娘说要做衣服?”

        章瑾妤正愁怎么摆平她爹呢,被张十二这么一提醒,马上来了主意!但还是瞪了张十二一眼,对章老爷说道:“爹,瑾妤得带着大个去量衣服,今天就不比试了!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以后再说哈!”

        而章老爷却不依不饶道:“不行,必须今天!量什么衣服?明天量就是了!”

        “爹,明天量就晚了,后天做不出来的!”

        “做不出来?那就不做!”

        章老爷可不管这一套,今天必须比,不比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可是,娘说一定要今天量,明天做,后天穿,不然娘会生气的……要不,爹你们在这比试,瑾妤去告诉娘,爹说今天不量了?”

        说完,章瑾妤作势就要转身离开,章老爷稍微愣了一下,马上开口呼道:“瑾妤回来!不比了,不比了!爹想了想,还是先去量衣服吧!”

        听到这,章瑾妤偷偷笑了起来,她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被她娘训,果不其然,刚把她娘搬出来,章老爷就立马妥协了。

        或许是被章瑾妤笑的害臊了,章老爷老脸一红道:“呵呵,就这小子,爹就算赢了又如何?胜之不武,胜之不武??!”

        说完拿起他的紫砂壶,甩了甩袖子,扬长而去……

        …………

        章老爷一走,屋里再次剩了两人。

        不过这次张十二就感觉舒服多了,章瑾妤在这就算不说话,起码也能养眼,而她爹在这,着实给人添堵!

        “多谢姐姐解围!”

        昨天,张十二叫章瑾妤为“干姐姐”,按照他称呼章夫人干妈的做法,“干姐姐”这个称呼也是再寻常不过的了。

        可是章瑾妤却不允许他这么叫,直接让他喊姐姐就是了。

        因为章瑾妤总觉得从张十二嘴里喊出来的“干姐姐”听着很别扭,明明他读的那个“干”是一声,为何听到耳朵里总是变成四声了呢?

        反正吧,就是很别扭,所以她不让张十二那么叫了。

        章瑾妤哼了一声,这才开始训斥他:“不是姐姐说你,那是我爹,按理来说,你应该叫干爹的,怎么对他这么无礼?”

        张十二耸了耸肩,也十分无奈道:“我也不想啊,但是他好像对我不是很满意……”

        章瑾妤也知道她爹的脾气,好像除了自己,还真没有人让他满意,索性也就不再说了……

        (第二章一起送上!)
    热门小说推荐: 灰之刃 宋韵梅花 没有字的信 决战朝鲜 曩霄传说 三国之薛仁贵称霸天下 马上金羽陌上尘 大唐之最强帝王 江山笑 观云 抗日之神枪手 抗日之民国兵王 抗日之铁血战将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最强神级教官
  • 武汉“治污水”再创新 利用施工降水进行生态补水 2019-04-22
  • 老师您好,本文中的信件内容基本无错误.但现在的00后还会听您怎么在那里教育他怎么做人吗 2019-04-22
  • 中国核电发展处机遇期 未来20年发电量占比或翻两番 2019-04-19
  • 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绽放 01 2019-04-19
  • [雷人]知道土地的价值由什么形成么?跟面积有啥关系? 2019-04-18
  • 重组概念崛起,医药板块遭主力资金持续大撤离! 2019-04-1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景德镇拉坯第一人”占绍林:手艺“满意”前谢绝资本加入 2019-04-17
  • 陈晓卿推出全新美食纪录片 "风味"能否再续辉煌? 2019-04-10
  • 【用事实说话】从农村40年巨变看改革开放 2019-04-10
  • 铜梁:鲜花让山乡的“颜值”更美丽 2019-04-08
  • 宁泽涛:状态已恢复三四成 早睡早起没时间看世界杯 2019-04-07
  • 重庆市2018年初中学业水平暨高中招生考试顺利结束 2019-04-05
  • 次平:年楚河的守护者 2019-04-05
  • 北京12.4万人申报积分落户 初核结果7月31日后公布 2019-04-05
  • 新华保险荆州中支助力首届荆楚文化旅游节开幕 2019-04-02
  • 开乐彩技巧 北京赛车pk10下注技巧 3d试机号和历史开奖结果 pk10高手方法论坛 排列5几点开奖 彩店宝彩票官网下载安装 新疆时时彩11选5玩法 99彩票平台总代QQ 排列5开奖号码 新加坡快乐8开奖 排列三开奖号 秒速飞艇是统一开奖吗 山东十一选五 幸运赛车pk 排列三论坛 玩重庆幸运农场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