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年前折翼日耳曼高峰 梅西如今能扛潘帕斯雄鹰飞多远 2019-06-24
  • 上合再出发 开启新征程 2019-06-21
  • 把“办成率”和代表“满意率”结合起来 2019-06-21
  • 惊险!司机驾车撞穿墙壁 “飞”下二楼 2019-06-17
  • 嗯,你又赢了······哈哈哈哈······ 2019-06-17
  • 特朗普是个典型的笑面虎,当面笑嘻嘻,底下捅刀子 2019-06-15
  • 留得青山在,何愁春不来? 2019-06-15
  • 西南铁路端午假期发送400余万人次 两人不文明乘车或受失信惩戒 2019-05-27
  • 缓中趋稳总体平稳 中国经济实现增长动力再平衡 2019-05-24
  • 初二少年与家长争吵离家出走 客运站人员发觉异样后拦下 2019-05-24
  • 解读丨五年前开启的这场教育实践活动,它带来的改变你感受到了吗? 2019-05-23
  • 西安一男子伙同他人制假 将工业醋酸变身食用醋 2019-05-23
  • 牢牢抓住新时代广东发展的关键重点——三论认真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精神 2019-05-20
  •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后续会咋样?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5-18
  • 五莲科技局以“三大”助力动能转换 2019-05-04

  • 河北l1选5开奖号码:第二十八章【情挑】(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最新章节第二十八章【情挑】(下)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宰执天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隋末我为王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清晨醒来的时候,两女已经离去,来到厅内燕兴启正在悠闲自得的喝着早茶。我在他对面坐下,燕兴启为我倒上一杯茶水,微笑道:“平王睡得可好?”

        我端起茶杯笑道:“神清气爽,通体舒泰!”

        燕兴启hahadaxiao了起来,他向我道:“自古有云,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本王也不能免俗!”

        他的直白让我顿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慢慢的放下茶盏道:“肃王千岁请讲?!?br/>
        燕兴启道:“大秦少府之职已经悬空多年,本王一直想为国分忧,只可惜先皇对我抱有偏见?!彼玖丝谄值溃骸按笄卣刀嗍轮?,本王虽然能力有限,仍然想为宗室出力,为国解忧,如果可能,平王可不可以将我的意思转达给太后?”

        我心中暗笑,则燕兴启居然盯住了负责宗室供养的少府之职,若是他zhidao晶后有意让他相国之位又不知会作何感想,不过这次刚好是一个大好fangbian,我正好顺水推舟的送他一个人情,当下点了点头道:“肃王放心,胤空一定向母后禀承这件事?!?br/>
        燕兴启微笑道:“此事如能促成,本王还有重谢!”

        我和燕兴启分手后径直前往秦宫去参见晶后,来到凤阳宫,晶后正在门前的花园中采撷着鲜花。

        也许是因为燕元宗的大婚,她今rì穿上了一袭红sè束身长裙,上面jīng心绣有一只振翅yù飞的金凤,身处百花之中,和谐的融入满园浓浓chūn意。

        橘sè晨光笼罩着整个花园,为千姿百态的鲜花罩上一层柔和的光华,时而微风拂过,花瓣上的露珠随风飘下,划出一道美丽晶莹的弧线。

        从我的方向刚好可以看到晶后侧面的剪影,她的目光充满了迷惘,唇角流露着淡淡的忧郁,纤手漫不经心的向鲜花摘取,却忽然发出‘??!’的一声娇呼,无意中她的手指被花枝刺破。

        我正要上前,却见许公公和两名宫女已经跑了过去。

        晶后怒道:“混账东西!连你也敢欺负我!”她将手中花枝尽数扔在地上,向许公公道:“把这片花园给我铲平!”

        “太后……”

        “怎么!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晶后重重的拂下衣袖,转身向宫内走去,这才看到我。

        俏脸上仍然余怒未消:“胤空!这么早!”

        我恭恭敬敬的向她行礼道:“孩儿特地来向母后请安!”

        晶后点了点头率先向宫内走去。

        晶后诱人的胸部仍在不断起伏,我的眼光情不自禁在上面多看了两眼,却正碰到她冷森森的目光,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晶后看到我的反应,目光渐渐软化了下来,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亲生的儿子居然还不如你有心?!?br/>
        “母后何出此言?”我随即反应过来,今rì是燕元宗新婚第一天,按理说他和俪姬应该一早来到凤阳宫向晶后敬茶。

        我笑道:“也许……他们**苦短……起床晚了,也未必可知……”不知怎么,我心里突然涌出一股酸酸的味道。

        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道:“你们年轻人只zhidao贪图欢娱,其他的事情完全抛在脑后了?!?br/>
        我自然zhidao她心中所指,看到她明艳的容颜,不免又是一阵心猿意马。

        “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这才将燕兴启的事情向晶后禀报了一遍。

        晶后点了点头道:“他之前曾经托别人向我说过这件事,他之所以看中少府之职,无非是想借机搜刮民脂民膏?!?br/>
        我笑道:“肃王若是zhidao母后有意让他出任相国之位,恐怕会高兴的癫了?!?br/>
        晶后冷笑道:“他始终无法改变贪婪的本xìng!”

        “只要利用得当,他完全可以成为母后的挡风之墙?!?br/>
        晶后满怀深意的笑道:“你一早来在我的面前拼命说着他的好话,是不是得了他的什么好处?”

        我呵呵笑道:“胤空就算趁机敲一敲他的竹杠也算是理所当然?!?br/>
        晶后也笑了起来。

        这时许公公在门外喊道:“皇上驾到!”

        晶后的秀眉终于完全舒展开来,看来燕元宗毕竟没有忘记他的这位母后。

        身穿红sè吉服的燕元宗和俪姬并肩走入宫内,我慌忙起身施礼。

        燕元宗淡然笑道:“都是一家人,胤空无需如此客气?!倍舜庸种薪庸枵?,跪倒向晶后敬茶。

        我忽然留意到俪姬颈后有一道触目惊心的淤痕,我心中不由得一颤,难道她昨晚遭到了燕元宗这个变态的折磨。

        俪姬为了掩饰这道淤痕今rì特地穿上了高领长裙,她俏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从表面绝对看不出她内心的痛苦。

        晶后微笑着将他们两个搀起来,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道:“元宗,你总算成家了,你父皇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说话间眼圈红了起来,

        燕元宗道:“母后放心,孩儿以后一定励jīng图治,让大秦rì益强盛?!?br/>
        晶后擦去眼泪道:“你能有此心思,为娘就放心了……”她一手捉住燕元宗,一手拉住俪姬,将两人的手掌迭合在一起,晃了晃道:“你们眼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给大秦皇室续下香火!”

        燕元宗的脸sè猛然一变,随即又迅速回复了正常。

        俪姬的美眸中涌现出无限幽怨。

        我一直在留意两人的表情变化,晶后的注意力仅仅集中在燕元宗身上,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傻孩子,生儿育女乃是人生毕竟之路,你虽说贵为帝王,一样也要经历此事?!?br/>
        俪姬俏脸通红的垂下头去。

        晶后道:“今rì难得你们都在,陪我一起用早膳!”

        许公公早已安排宫女在外间摆好各sè早点和果品。

        我们一起来到桌前落座。

        晶后心情好转了许多,不时讲着燕元宗儿时的趣事,俪姬时而发出阵阵浅笑,燕元宗却毫无表情,只顾埋头吃着东西。

        俪姬目光专注的盯着晶后,时而发出一两声会心的微笑,风姿诱人到了极点。

        我忽然产生了一个极其大胆的念头,而且马上付诸实施,我的脚悄声无息的从桌下伸了出去,准确的寻找到俪姬的纤足,用足背轻轻摩挲着她的脚踝。

        俪姬娇躯一颤,刚刚夹起的点心又掉到托盘之中。

        晶后关切道:“你怎么了?”

        俪姬迅速镇静了下来,微笑道:“母后,孩儿只是一时失手?!?br/>
        燕元宗有些不满的瞪了她一眼,俪姬纤足向后缩去,却仅仅后退了些许的距离,我继续跟上,用脚勾住她圆润的足踝向前牵拉。

        我表面上却仍然和晶后谈笑风生,俪姬的手下意识的抓住燕元宗的臂膀。

        燕元宗冷冷拂落俪姬的纤手道:“这里是皇宫,规矩和你原来全然不同?!?br/>
        俪姬遭到他的冷遇,神情黯然之至,晶后怒道:“元宗,你这孩子怎地如此说话!”

        俪姬温柔道:“母后切莫怪罪皇上,此事原是孩儿的不是……”

        我笑道:“皇兄也是无心的,心中并无斥责皇后之意?!苯疟炒蟮ǖ难刈刨臣У淖沲讀iangshang,轻轻摩擦着她的小腿。

        俪姬再不退缩,小腿并拢将我不安份的大脚夹住,我们的目光瞬间相触,虽然是惊鸿一瞥,彼此的眼中同时荡漾出一丝chūn意。

        这种心跳中的旖旎更加的韵味无穷,直到晶后起身,我才把脚收回,俪姬趁机看了我一眼,俏脸绯红的垂下头去。

        看着燕元宗和俪姬离开,晶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充满惆怅道:“你有没有感觉到元宗和俪姬之间有些不对?”

        我点了点头道:“母后无需顾虑,假以时rì他们之间定然会产生感情?!?br/>
        晶后道:“希望这样才好……”她转向我道:“这些rì子我忙于朝政,把你和白晷小女儿的事情忘记了,找个fangbian我会再向白晷提及此事?!?br/>
        我趁机表白道:“此事不提也罢,白晷对我并无好感,再说孩儿对思绮并无太多想法……”我向晶后走了一步低声道:“孩儿心中只牵挂着母后一个……”

        晶后冷冷看了我一眼道:“胤空,难道你以为我不zhidao你昨晚跟燕兴启去了什么地方吗?”

        我尴尬笑道:“孩儿就算和其他女子在一起,心中仍然想着母后!”

        “大胆!”晶后柳眉倒竖,扬起纤手狠狠的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慌忙跪倒在她的面前。

        “混账东西,居然拿本宫和那帮烟花女子相比!”晶后气得俏脸煞白,娇躯不住颤抖。

        我心中非但没有感到任何恐惧,反而感到莫名的欣喜,她越是表现出这样的愤怒,越是表明我在她的内心中已经占有一席之地。

        我张臂抱住她的**,真挚道:“即便是母后要杀了孩儿,孩儿也要把心中话说出来,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母后?!?br/>
        晶后反手在我脸上又是一掌,低声道:“放开我!”

        我仍然抱住她的双腿不放,晶后怒极一掌接着一掌的打在我的脸上,我闭上眼睛仰起头默默承受着,忽然一滴冰冷的泪水低落在我的脸上,我诧异的睁开双目,却见晶后的目光终于软化了下来,腮边仍有一颗晶莹的泪珠犹未落下。

        我慢慢站起身来,晶后怜惜的抚摸着我被打得红肿的面庞,我猛然将她的娇躯拥入了怀中。晶后的娇躯在我怀中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我抱起她的娇躯向内室的床榻走去……

        走出凤阳宫的时候已经是正午十分,晶后的激情呢哝仍然回荡在我的脑海之中,我忽然发现自己对晶后的迷恋几乎不能自拔,现在的我仿佛游走于刀锋边缘,稍有不慎恐怕将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肃王燕兴启成为相国之后,一定会对我感激万分,我们的关系肯定会因此而更进一层。按照沈驰的jihua,晶后暂时并不会向白晷采取行动,这段时间应该是最为平静的时刻。我刚好利用这个fangbian考虑如何接近白晷,甚至获取他的信任。

        瑶如的病痛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断命七绝针带给她的痛苦一rì强似一rì,孙三分利用所有的方法对她进行镇痛,可是看起来效果始终不大。田玉麟仿佛在人间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的音讯,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开始丧失了信心。

        这是我从济州返回后第一次去拜会陈子苏,来到他府上的时候,他正在搀扶着夫人小心的在院内走路,孙三分果然妙手回chūn,看陈夫人的情形完全恢复只是迟早的事情了。

        陈子苏看到我慌忙招呼我桌下,我让唐昧去外面买些酒菜,中午便在他这里吃饭。

        陈子苏从我的脸sè就已经看出我有心事,微笑道:“平王从济州游玩回来,似乎心情比原来还要沉重许多!”

        我苦笑道:“回来的这几天,诸般事情一股脑全部用了过来,我几乎要招架不住了,今rì才能抽出时间拜会先生?!?br/>
        陈子苏早已从孙三分那里zhidao我回来的消息,他笑道:“本来我想去府上拜会殿下,可是考虑到平王心境纷乱,还是让你冷静下来再去,没想到殿下今rì亲自来了?!?br/>
        我叹了口气道:“胤空今rì前来,是特地向先生请教的?!?br/>
        陈子苏道:“平王有话尽管直说?!?br/>
        我这才将这段rì子发生的事情一一向陈子苏道来,陈子苏一边倾听一边点头。当我说到沈驰提出让肃王燕兴启为相国之事时,他微微皱了皱眉头道:“殿下有没有想过这沈驰因何会提出这个人???”

        我笑道:“这点我早就考虑过,可是根据我的了解沈驰和燕兴启之间并没有过任何交往?!?br/>
        陈子苏点了点头道:“这么说,沈驰仅仅是用燕兴启来转移白晷的目标这么简单!”他似乎并未全信。

        我继续说道:“沈驰此人的确不好捉摸,他为了掩饰自身来到秦都的真正目的,还让晶后从外地调遣数十名被贬敵的官员?!?br/>
        陈子苏道:“这些官员殿下有没有调查过?”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多数跟沈驰都没有交往?!?br/>
        陈子苏道:“我总觉着沈驰真正的目的并不在迷惑白晷,可是一时间也无法猜透他的真正意图?!?br/>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猎谍 重生之全能小王妃 策史 骑着毛驴戏秦皇 在下名叫杜子美 宰制天下 宋未蚁贼 第一兵王 寻味奇缘 圣人不仁 军工系统—万界兵王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半生执念鹤城花 春色不似相逢好 天唐
  • 四年前折翼日耳曼高峰 梅西如今能扛潘帕斯雄鹰飞多远 2019-06-24
  • 上合再出发 开启新征程 2019-06-21
  • 把“办成率”和代表“满意率”结合起来 2019-06-21
  • 惊险!司机驾车撞穿墙壁 “飞”下二楼 2019-06-17
  • 嗯,你又赢了······哈哈哈哈······ 2019-06-17
  • 特朗普是个典型的笑面虎,当面笑嘻嘻,底下捅刀子 2019-06-15
  • 留得青山在,何愁春不来? 2019-06-15
  • 西南铁路端午假期发送400余万人次 两人不文明乘车或受失信惩戒 2019-05-27
  • 缓中趋稳总体平稳 中国经济实现增长动力再平衡 2019-05-24
  • 初二少年与家长争吵离家出走 客运站人员发觉异样后拦下 2019-05-24
  • 解读丨五年前开启的这场教育实践活动,它带来的改变你感受到了吗? 2019-05-23
  • 西安一男子伙同他人制假 将工业醋酸变身食用醋 2019-05-23
  • 牢牢抓住新时代广东发展的关键重点——三论认真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精神 2019-05-20
  •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后续会咋样?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5-18
  • 五莲科技局以“三大”助力动能转换 2019-05-04
  • 七乐彩预测 钻石心水论坛03期 穿越火线手游天赋在哪里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暑假兼职招聘 极限怪物赛车2 拉齐奥新任主教练 厦门兴金龙机械 精准杀肖公式规律 通比牛牛游戏视频 电视剧天涯明月刀1985版下载 pk10挂机软件 湖人vs热火 尤文图斯vs恩波利直播 无限法则在steam能玩吗 图卢兹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