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一年春来到,又是一年社火闹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8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10-17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10-13
  • 汤唯孙红雷李安 盘点高考落榜的大明星 2019-10-13
  • 图解:小心爆炸!夏天不宜放车内的物品“黑名单” 2019-10-12
  • 火场上的那双手,找到了! 2019-10-12
  • 四川能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郭勇荣获“2017 2019-09-12
  • 端午三天8910万人次出游 世界杯点燃赴俄游热情 2019-09-12
  • 力推“七进”活动 辽宁省商务厅开展“安全生产月” 2019-09-06
  • 你真是越活越转,越活越蠢。[哈哈] 2019-09-06
  • “双降”利好带动业绩增长 嘉泽新能收获靓丽成绩单 2019-09-04
  • 《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工作规范》日照市地方标准发布 2019-09-02
  • 无知、反理性与反智主义,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09-02
  • 从习仲勋的一次调研说开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2019-09-02
  • 世界杯首战俄罗斯连进5球 普京傲娇摊手停不下来 2019-09-02

  • 河北体彩11选5遗漏:第一百五十六章【赌约】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最新章节第一百五十六章【赌约】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宰执天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百炼飞升录 帝国崛起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我点了点头道:“纤纤姑娘说得bucuo,胤空来找纤纤姑娘并非是为了夏侯怒泰一人,夏侯怒泰和韩国之间早有默契,若是战事一旦打响,燕国的土地势必陷入战火之中,我若败了尚可退守大康,夏侯怒泰若败了可以投奔韩国??墒钦庋喙陌傩漳??无论谁胜谁败,燕国的土地,燕国的百姓都不得不承受这场战祸,纤纤姑娘有没有想过这件事呢?”

        谷纤纤冷冷道:“太子的口才果然了得,若不是你设计侵略燕国,现在燕国的百姓仍旧安居乐业,又岂会有战火之忧?”

        我笑道:“纤纤姑娘的这句话有失偏颇,燕国的命运这早已注定,即便是我不打燕国的主意,燕国也早晚会落入其他国家的手中,这世上万物,繁衍生息,兴亡衰盛,都和自身有关,燕国之所以落到今rì的境地,并不应该怨别人,而是怪燕王本身?!?br/>
        谷纤纤微微一笑:“照太子的说法,燕国的百姓非但应该仇视你,反而应该感激你才对?!?br/>
        我笑着点了点头道:“现在未必有人会感谢我,可是rì后燕国的百姓一定会感激我?!蔽蚁蚬认讼舜战艘恍骸拔医駌ì来找纤纤姑娘也是为了燕国的百姓免去一场战火?!?br/>
        谷纤纤道:“身处高位,总是可以为任何的事情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br/>
        我微笑道:“纤纤姑娘好像对我有所成见?!?br/>
        谷纤纤摇了摇头道:“我对太子非但没有成见反而有颇多好感?!?br/>
        我笑道:“如此说来,我求纤纤姑娘的事情应该好办的多?!?br/>
        谷纤纤道:“想让我答应帮你其实也不算难,太子只需接受我一个挑战?!?br/>
        我微笑道:“纤纤姑娘尽管说,只要胤空能够办到,一定倾尽全力?!?br/>
        谷纤纤笑道:“你若是能在三rì之内让我死心塌地的爱上你,我便出面说服夏候怒泰归顺你?!?br/>
        我万万没有想到谷纤纤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情不自禁的微笑道:“这个赌约听起来xiongdi,可是做起来却是异常艰难,就算纤纤姑娘喜欢上了我,却口是心非,坚决不承认怎么办?胤空岂不是必败无疑。

        谷纤纤妩媚的笑道:“纤纤素来敢爱敢恨,心中若是当真喜欢上了,绝不会口是心非,太子殿下退却了吗?”

        我微笑道:“这种香艳的挑战,胤空求之不得?!蔽疑焓秩ズ凸认讼巳崛跷薰堑男∈?,轻轻击了一掌道:“从现在开始,我们的赌约便开始了在这三天的时间里,纤纤姑娘决不可拒绝胤空的任何邀约?!?br/>
        谷纤纤嫣然一笑,更显风婆绰约。柔声道:“我既然答应了你,当然要给你足够的fangbian,否则,你岂会心甘情愿的认输呢?”

        我起身告辞道:“今rì胤空还有要事在身,需得先去处理,明rì再来拜会?!?br/>
        谷纤纤微微一怔,我的举动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谷纤纤轻声道:“看来太子殿下对于时间的概念并不明确?!?br/>
        我微笑道:“纤纤姑娘还是提前做好失败的jihui吧?!?br/>
        高光远和我一起离开了仙雨楼,他对我和扦扦之间的谈话颇感好奇,几度追问之下。我才笑着将自己和谷纤纤的赌约向他说明。

        高光远不解道:“既然是三天,公子为何不珍视和她共处的fangbian?

        我hahadaxiao。

        高光远越发迷惘道:“难道公子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

        我摇了摇头道:“谷纤纤是个极其聪明的女人。她跟我立下这个赌约肯定有自己的目的?!?br/>
        高光远笑道:“或许她早就仰慕太子,藉此fangbian攀附太子也未必可知?!?br/>
        我微笑道:“高大人对女人的了解并不多?!?br/>
        高光远献媚道:“臣在这方面哪里及得上太子的万一?!闭饩浠芭牡萌饴橹?,我皱了皱眉头姑且承受了下来。

        我微笑道:“这场赌约我根本没有取胜的fangbian,谷纤纤想来是趁着这个fangbian好haode煞一煞我的威风。

        高光远道:“那太子还要答应她?对付这种不识抬举的女人根本无所谓什么情面,若是她敢不从。将她送入军营充当军jì,折磨她两个月,看看她还敢出什么花样?!?br/>
        我笑道:“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往往是不需要理由的,如果她不喜欢你,别说是三天,就算是三年,她仍然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感觉。如果她喜欢你,惊鸿一瞥已经足够?!?br/>
        高光远沉默了下去,若有所思,看来是想起了他和莫贵妃之间的那段往事。

        我拍了拍高光远的肩膀道:“帮我查清谷纤纤的底细,她除了是夏候怒泰的私生女儿以外,还发生过什么事情?!?br/>
        高光远点了点头道:“殿下放心,明rì一早,我便会将她的所有资料呈上?!?br/>
        所有人都为我接受这个荒诞的赌约摇头不已,只有阿依古丽并不这么认为。

        我们歇息的时间,阿依古丽依偎在我的怀中,轻声道:“谷纤纤若不是故意整你,便是真正喜欢上了你?!?br/>
        我轻轻抚摸着她柔滑的香肩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阿依古丽道:“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子会拿这件事来打赌,谷纤纤想必是早就对你有所了解,她给你三天时间,也等于给自己三天的时间,想利用这三天的时间好haode了解你?!?br/>
        我笑道:“了解我什么?”

        阿依古丽温柔道:“或许是了解我们的太子殿下是不是真的如外面传言这般威武不凡,或者是借此考验一下。我们的太子殿下值不值得她托付终生?!?br/>
        我haha笑道:“如果真的是这样,谷纤纤倒不失为一个奇女子?!?br/>
        阿依古丽笑着在我鼻尖点了一下道:“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对谷纤纤动了心思?”

        我将她诱人的**搂入怀中,附在她耳边道:“心思的确动了这么一点,不过男人有些好胜之心也是在所难免嘛?!?br/>
        阿依古丽娇笑道:“好胜之心我看没有,好sè之心倒是有的?!?br/>
        我做出恶狠狠的样子:“本太子sè胆包天,今晚一定要弄到你苦苦求饶?!?br/>
        阿依古丽娇羞满面,轻声道:“我还会怕你不成?!?br/>
        我心中一阵激荡,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全力侵入了阿依古丽的娇躯。

        阿依古丽纤长的四肢缠紧了我,娇声道:“正事还未谈完哩。不许动!”

        我苦笑道:“什么正事比我们此刻做得事情更为重要?”

        阿依古丽俏脸贴在我的颈上,轻声道:“其实你若是将谷纤纤收入房中,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夏候怒泰就算是不承认,你也是他的女婿,此事若是张扬了出去,以韩国国君多疑的xìng情??隙ɑ峋醯孟暮蚺┰谏杓坪λ恪ビ础卑⒁拦爬龅幕耙蛭ち业亩魍蝗恢卸?。烛火燃尽终于熄灭,黑暗中她的喘息声越发的急促起来……

        高光远在第二天一早便将谷纤纤的全部资料向我汇报,让我没想到的是,谷纤纤的一位闺中密友,竟然是那位神秘的女尼玄樱。

        高光远感叹道:“我认识玄樱这么久,都不zhidao她和谷纤纤是好朋友。

        我笑道:“一个是燕国名jì,一位是看破红尘的女尼,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她们两个又怎会成为朋友?”

        高光远道:“我也想zhidao,不如我找玄樱来问问?!?br/>
        我摇了摇头道:“从她那里想必问不什出头绪来,对了,高大人怎么会认识玄樱的?”

        高光远道:“玄樱的父亲曾经和我相识,可是后来不幸遭到祸事,夫妇相继毙命,玄樱的父母死后,还是我帮助她将他们收殓安葬。因此玄樱对我十分感激,说起来那已经是八年前的事情,安葬她父母之后,玄樱便突然失踪了,一直到半年以前她方才在燕都出现,当时我正好得了急病,多方求医无效,她主动上门为我诊治,没想到七年之中竟然学成了一身高妙的医木,很快便将我的病治愈,我也是后来才zhidao这位救我的尼姑竟然是昔rì我曾经帮过的小姑娘?!?br/>
        我点了点头道:“知恩图报,这玄樱也是一个真xìng情的女子?!?br/>
        高光远道:“我了解到她有一手卓绝的茶艺,所以有些时候请她过来帮我烹茶,玄樱对我的请求不拒绝,想来也是为了报答我当年对她的恩德?!?br/>
        我心中暗道:“这玄樱早就见过我,谷纤纤对我的印象也许是从她哪里得到,如此说来真是大大的有趣,难道表面冷若冰霜的玄樱对我也起了凡心不成?”

        高光远道:“我还打听到一件事……”看到他yù言又止的样子,想来这件事有些难于出口。

        我笑道:“高大人不顾虑,有任何事情只管说来便是?!?br/>
        高光远道:“谷纤纤和太子立下三rì之约的事情现在已经传遍燕都的大街小巷,看来谷纤纤分明想借此fangbian羞辱殿下?!?br/>
        我笑了起来,谷纤纤这样做反而更加激起了我的好胜之心,她既然将这件事弄得满城风雨,我便要让她输的心服口服。

        高光远自然不清楚我想得什么,低声道:“太子还打算挑战谷纤纤的赌约吗?”

        我微笑道:“为什么不呢?三rì的确太长,明rì夜晚,我就会夜宿谷纤纤的香闺?!?br/>
        高光远睁大了眼睛,看得出他也不相信我能够战胜谷纤纤,表面上却奉承道:“只要太子想做的事情,自然可以做到?!彼顺梢晕一岫韵讼死锤霭酝跤采瞎?。[吾爱文学网.Cn]

        是rì我仍然没有前往仙雨楼和谷纤纤相会,在所有人的眼中我已经放弃了这场挑战,现在只剩下了一rì,就算我拥有如何超人的魅力,也很难让存心刁难我的谷纤纤死心塌地的爱上我。

        我早已做好了jihui,正如阿依古丽所说,谷纤纤应该早就对我心动,她若是存心为了戏弄我,不会搞得满城风雨,街知巷闻,以她的头脑更不会用自己的牲命作为赌注。最大的可能xìng就是已经喜欢上了我,或许在众人的面前挫败我的锐气,不过最终一定向我表露自已的心迹。

        清晨我独自一人来到仙雨楼,柳燕娘和仙雨楼的众位姑娘早已等得望眼yù穿,她们的立场自然站在谷纤纤一边,能让我在谷纤纤的面前认输,对她们来说也是一件容光的大事。

        我将坐骑交给门前的马僮,柳燕娘忙不迭的迎了来,娇笑道:“太子殿下,纤纤姑娘已经等了你两rì哩!”

        我淡然一笑:“老板娘,在你眼中太子和寻常的百姓有什么区别吗?”

        柳燕娘微微一愣。

        我笑着将一张银票塞给她道:“记住,给你钱的客人才是最尊贵的,不要管他的地位如何,财产如何,只有舍得在这里花钱的的人才是你最haode主顾?!?br/>
        柳燕娘笑得眼睛都咪成了一条缝:“太子说得对,太子说得对!”

        我微笑道:“看在银票的份上,你可不可以将纤纤姑娘这两rì的情形告诉我?”

        柳燕娘道:“自从太子走后,纤纤姑娘每rì都在凭栏处张望,等待太子的到来?!彼沟蜕粝蛭业溃骸跋讼斯媚锎永疵挥卸员鹑苏庋?,我看得出来,纤纤姑娘是喜欢上你了?!?br/>
        我呵呵笑道:“xiexie燕娘,今晚我会再封给你一个红包?!?br/>
        柳燕娘双rì发亮,她轻声道:“对了,纤纤姑娘正在招呼一位客人,她的好友玄樱师傅?!笨蠢匆拥淖饔玫娜泛艽?,一张银票已经让柳燕娘的立场悄然转移到了我的一边。

        我缓步向谷纤纤的小楼走去。门前的美婢也应该zhidao了我和她主人的赌约,笑得越发灿烂,似乎料定我终将失败,仰望小楼,却见谷纤纤和玄樱并肩站在凭栏之处,甜甜向我微笑着。

        谷纤纤柔声道:“我还以为太子殿下临阵脱逃,不敢前来呢?!?br/>
        我笑道:“若是胤空当真临阵脱逃,纤纤姑娘会不会失望呢?”

        谷纤纤美目中闪过一丝极具媚惑的神情,我却并未在她的俏脸上停留,转而望向玄樱道:“玄樱师傅何时来的?”

        玄樱一如既往的淡漠,深邃的美眸之中古井不波:“玄樱此次前来特地向纤纤姑娘辞行?!彼Ω迷缫阎ち宋业纳矸?,昔rì那焦将军便是大康的太子龙胤空。

        我虽然当是在观雾庵曾经听玄樱说过要离开之事,仍然感到一丝错愕:“玄樱师傅要走?”

        玄樱点了点头道:“一切都已经jihui妥当,明rì玄樱便会离开燕都?!?br/>
        谷纤纤道:“玄樱姐姐这一走,纤纤又少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了?!毖杂镏邢缘闷奈扳?。

        玄樱淡然一笑,起身告辞道:“玄?;褂幸略谏?,便不耽搁你们了?!?br/>
        谷纤纤俏脸绯红道:“姐姐哪里的话,我和太子这间并没有什么秘密,再说明rì姐姐便离开燕都,今rì做妹子的说什么都要为你饯行才是?!?br/>
        玄樱笑道:“方外之人,又何须拘泥太多,这些凡俗的礼节还是能免则免吧?!?br/>
        谷纤纤幽然叹了口气,只得作罢。

        我却开口道:“今rì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品尝到玄樱师傅亲手烹制地香茶,胤空有个不情之请,玄樱师傅可否再给我一个品茶的fangbian?”

        谷纤纤悄然望了我一眼,我心中暗笑,自从出现在她们两人面前。我表现出对玄樱的关注便远胜于她,谷纤纤虽说容貌姿sè远在玄樱之上,这却故意对她视而不见,要zhidao女人的好胜心丝毫不次于男人,这种yù擒故纵的方法可谓是百试百灵。

        玄樱道:“太子殿下恐怕要失望了,烹茶之道最讲究地就是心境,玄樱今rì心境烦乱,就算勉强为之。也不会烹出好茶?!?br/>
        谷纤纤一旁笑道:“玄樱姐姐,既然太子有这样的愿望,你满足他的心愿就是,我佛以慈悲为怀。玄樱姐姐便以一壶清茶济世,正暗合佛门之道?!?br/>
        玄樱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们都这样说,玄樱只好从命?!?br/>
        谷纤纤微笑道:“我去取茶具?!?br/>
        我本想留下来和玄樱说话,没想到谷纤纤美眸看了看我道:“太子难道不愿意帮忙吗?”

        我笑着站起身来:“能为纤纤姑娘效劳。实在是胤空的荣幸?!?br/>
        谷纤纤嫣然一笑,引着我向二层存放茶具的房间走去,她走在我身前。柳腰款摆,**摇曳,当真是身姿诱人。

        看到四下无人,谷纤纤含幽带怨的看了我一眼道:“太子的心中好像根本没有纤纤呢?!?br/>
        我微笑道:“胤空此刻心中满是纤纤姑娘的影子,只是自惭形秽。不敢和纤纤姑娘说话?!?br/>
        谷纤纤娇媚地啐了一声,轻声道:“你当真以为我不zhidao你打得什么主意?”

        我笑道:“纤纤姑娘冰雪聪明,胤空在你面前宛如脱逃了一般,什么都瞒不过你?!?br/>
        谷纤纤俏脸绯红,啐道:“若不是亲耳听到,真难想像如此低俗的话语竟然出自太子之口?!?br/>
        我大言不惭道:“有些时候,低俗的话语远比情话刺激的多?!?br/>
        谷纤纤格格娇笑道:“我对太子地认识有增加了一层?!?br/>
        我一语双关道:“过了今夜,纤纤姑娘对我的认识会更加深刻?!?br/>
        谷纤纤俏脸红的越发厉害,可是一双美眸中却未流露出任何的羞涩,我心中暗暗感叹,她表露出地羞涩肯定是伪装,要想征服此女恐怕困难重重。

        谷纤纤搜集的茶具的确不少,其中不乏珍品,她从中挑选了一套齐国淄城芥子窑出品地陶制茶具,通过她的口中我方才zhidao,这套茶具乃是当年玄樱赠给她的。

        回到楼顶软阁,两名美婢已经在红泥火炉上煮水,玄樱仍未有任何的动作,遥望空中漂浮地一缕白云,美眸之中尽现空虚渺茫。

        我将洗净的茶具放在桌上,谷纤纤将手中一册发黄的古书递与玄樱,真挚道:“玄樱姐姐这次离去,不知我们何时才能相见,这册《chūn水谣》便作为我送给姐姐的礼物吧?!?br/>
        玄樱静静点了点头,她的表情很少有过多的变化,我从未见过如此沉稳的少女,她的年龄应该比我要小上几岁,可是感觉上她却比我还要大上许多,当然这只是一种心态上的感觉。

        《chūn水谣》乃是一本古琴谱,早在我时,便听宫廷乐师说过,不过一直无缘相见,我本身也是好乐之人,既然机缘巧合,当然不会错过鉴赏的fangbian。

        我微笑道:“这册琴谱,我向往了许久,可是一直无缘见到,玄樱师傅可否给胤空一观呢?”

        玄樱将《chūn水谣》的琴谱递给我道:“太子请看!”

        我接过琴谱,来到桌边坐下,从头到尾翻阅了一遍,不觉竟沉迷其中,耳边恍惚响起悠扬婉转的乐曲。直到谷纤纤将茶盏放在我的面前,我才恍如睡醒一般惊觉过来,笑道:“胤空失礼了,没想到这琴谱微妙如斯!”我合上琴谱,双手奉还给玄樱道:“多谢玄樱师傅借阅?!?br/>
        谷纤纤笑道:“你还未曾谢过我呢?!?br/>
        我笑道:“纤纤姑娘既然将琴谱赠予了玄樱师傅。这琴谱便不再归你所有,胤空当然不用谢你?!?br/>
        谷纤纤雪白乡长地手指轻轻点了点我的茶盏道:“你只顾着看琴谱,却不zhidao今rì的茶是我烹制的?!?br/>
        我端起茶盏,一股清香醇绵的味道隐隐传出,打开茶盏。却见茶sè碧澄,满目舒爽,我品了一口,只觉茶水清香之中略带一丝苦意,细细品尝,舌根的苦意散去,舌尖感到一种隽永的甜意。

        我情不自禁赞道:“好茶!”

        谷纤纤笑道:“你只是称赞,可能说得出名目?”

        我笑道:“有何稀奇。不过是西湖龙井混合了少许的苦根藤,我说得对不对?”

        谷纤纤娇笑道:“看不出你还真的有些本事?!?br/>
        玄樱道:“太子乃是茶道中的高手,上次在高相国府中,玄樱便领教过……”她停顿了一下道:“太子的易容的功夫也是一流的水准?!?br/>
        我hahadaxiao了起来:“玄樱师傅勿怪。当rì形势所迫,胤空不得不隐藏自己的身份,并无存心欺瞒之意?!?br/>
        玄樱淡然笑道:“玄樱是方外之人,太子欺瞒我自然没有任何地必要。也不会带给玄樱任何的损失,不过这东道国的千万百姓已经将希望寄托在太子的身上,还望太子不要欺瞒他们?!?br/>
        我郑重点了点头道:“玄樱师傅的话。胤空会铭记于心?!蔽业哪抗饴湓谝慌缘那侔干?,起身向琴案走去:“玄樱师傅想来也是音律高手,离别在即,胤空别无所赠,愿意cāo琴献上一曲。为玄樱师傅送行?!?br/>
        谷纤纤笑道:“看来今rì太子殿下的心中没有纤纤地半分位置了,琴有七弦,难道没有一要琴弦为纤纤奏响?”

        我微笑道:“同样的琴声在不同人的耳中,却有不同地意味,纤纤姑娘仔细听着,必然能听到琴声胤空对你诉说的情意?!?br/>
        美婢揭去蒙在琴上的红绸,我这才发现这古琴是名琴焦尾,手指缓缓在琴弦上轻轻触摸了一个来回,对我来说遇到名琴,就像一个好酒之人遇到好酒一样。

        我缓缓闭上双目,脑海之中进入一片空旷虚无的境界,无间玄功的修炼在无形之中提升了我在各方面的修为,cāo琴的最高境界在于自然,力求达到琴声与天籁融为一体。

        我听到了悦耳的鸟鸣,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听到了chūn风吹动树叶发出的沙沙轻响,听到了花朵绽放那细微的声音,我的唇角流露出一丝恬淡的笑容。

        悠扬的琴声终于响起,这琴声巧妙的融入自然的节奏之中,我的琴声已经成为chūns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玄樱宛如尘封的美目显现出一丝难得的光亮,她的耳中听到的应该是chūn雨过后,静夜山空的情形。

        人的心境不同,听到的旋律自然也就不同。

        谷纤纤的美眸从初始时的诧异,变成了一种欣赏,进而由欣赏变成了陶醉,她应该已经听出我弹奏的正是《chūn水谣》,天下间能仅仅观看一遍就能弹出整个曲谱的没有几个,而第一次弹奏就能够达到如此境界的人更加少见。

        我轻捻琴弦,琴声突然变得旖旎温柔,恰似一对情侣在百花丛,轻声细语,深情缠绵。我脑海之中却变得越发的清静,无间玄功忘情篇的内容,清清晰晰的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突然明白了忘情并非无情,忘我并非无我的道理。

        身边的景物仿佛在瞬间消失无踪,我的周围变成了纯然一sè,我的感觉变得前所未有的敏锐,我可以听到谷纤纤加剧的心跳,感受到她上升的体温,难道我在无意之中将无间玄功融入了琴声之中,琴声能够起到催情之效?

        玄樱却给我完全不同的感觉,她整个人仍旧像一块无法融化的冰,无论我怎么尝试都无法和她接近。

        蓦然传来一声茶盏跌落的脆响,却是玄樱失手将茶盏跌落在地上,响声将我和谐的琴声打乱,再想回到刚才忘情的境界已经很难,我草草拨弄了两下琴弦,余音渺渺,悄然收场。

        玄樱歉然道:“都怪玄樱听得太过投入,竟然失手将茶盏打破……”

        我却很清楚的很,她刚才摔破茶盏的时候刚巧是乐曲的转折之处,否则不会这么xiongdi就将我的琴声打乱,抬头向谷纤纤望去,却见谷纤纤俏脸绯红,双目之中尽是茫然之sè,若不是玄樱干扰了我的弹奏,琴声势必可以轻易叩开谷纤纤业已动情的心扉。

        我暗叹可惜,却见婢女为玄?;簧弦惶撞杈?,她仿佛什么都未发生一样,继续饮茶。无论是玄?;故枪认讼讼匀徽呤侵糁?,玄樱能超脱于琴声之外,大概和她出身佛门有着密切的关系,可是刚才她分明是刻意所为,应该是看到谷纤纤被我的琴声所迷,关键之时,利用摔破茶盏的方法,打乱我的弹奏,让谷纤纤重新回到现实中去。

        此时一名美婢,来到我的身边,轻声道:“太子殿下,有位姑娘在门外找你?!?br/>
        我微微一怔:“她可曾说过姓名?”

        那美婢道:“她说自己叫轻颜!”

        我微微一怔,慌忙站起身来,内心之中着实激动到了极点,当rì前来燕都的途中,轻颜不辞而别,虽然有可能是被曹睿救走,可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她的安危,现在能够来找我,证明了她平安无事。

        我向玄樱和谷纤纤道:“在下有要事在身,恐怕要告辞了?!?br/>
        玄樱微笑道:“我也要走了?!?br/>
        谷纤纤道:“我送玄樱姐姐从后门出去?!毙D耸欠鹈诺茏?,自然不便从仙雨楼的正门出入。谷纤纤望向我道:“太子难道忘了,我们的约定只剩下一晚哩?!?br/>
        我笑道:“胤空身不由己,还望纤纤姑娘见谅,等到这件事处理完之后,胤空再来拜会?!?br/>
        谷纤纤意味深长道:“只怕太子再也没有fangbian了?!?br/>
        我顾不上和她多谈,快步向仙雨楼的前门走去,来到门外却没有看到轻颜的踪影,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中暗道:“难道有人在骗我?”

        抬头向远处望去,却见一个白sè的倩影忽然闪入前方的小巷,我心中大喜,全速向她追了上去,等到了巷口,却发现再度失去了目标,这条小巷幽深靜谧,周围并无行人过往。心中jǐng戒之心暗起,若是我的敌人故意设局引诱我,我追入这条小巷岂不是危险异常?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热门小说推荐: 三国之到底应该怎么选 庶子成皇 穿越之争战三国 乘龙傻婿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打卡 我真要谋朝篡汉了 混在乱世当枭雄 这个皇子有点潮 傲娇皇子寻爱记 大宋无疆 妖孽特种战王 汉阙 掌娇 江山基业 痞公子
  • 又是一年春来到,又是一年社火闹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8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10-17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10-13
  • 汤唯孙红雷李安 盘点高考落榜的大明星 2019-10-13
  • 图解:小心爆炸!夏天不宜放车内的物品“黑名单” 2019-10-12
  • 火场上的那双手,找到了! 2019-10-12
  • 四川能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郭勇荣获“2017 2019-09-12
  • 端午三天8910万人次出游 世界杯点燃赴俄游热情 2019-09-12
  • 力推“七进”活动 辽宁省商务厅开展“安全生产月” 2019-09-06
  • 你真是越活越转,越活越蠢。[哈哈] 2019-09-06
  • “双降”利好带动业绩增长 嘉泽新能收获靓丽成绩单 2019-09-04
  • 《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工作规范》日照市地方标准发布 2019-09-02
  • 无知、反理性与反智主义,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09-02
  • 从习仲勋的一次调研说开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2019-09-02
  • 世界杯首战俄罗斯连进5球 普京傲娇摊手停不下来 2019-09-02
  • 北京小汽车pk10直播 重庆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足球即时比 重庆时时彩逢买必中 北京pk10冷热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胆水是什么 组选包胆是指什么 组选包胆教程后三 万能6码如何使用 北京pk赛车官网登录 pc蛋蛋谁做出来的 飞禽走兽玩法 安卓版01彩票 新疆时时app 江苏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