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一年春来到,又是一年社火闹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8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10-17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10-13
  • 汤唯孙红雷李安 盘点高考落榜的大明星 2019-10-13
  • 图解:小心爆炸!夏天不宜放车内的物品“黑名单” 2019-10-12
  • 火场上的那双手,找到了! 2019-10-12
  • 四川能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郭勇荣获“2017 2019-09-12
  • 端午三天8910万人次出游 世界杯点燃赴俄游热情 2019-09-12
  • 力推“七进”活动 辽宁省商务厅开展“安全生产月” 2019-09-06
  • 你真是越活越转,越活越蠢。[哈哈] 2019-09-06
  • “双降”利好带动业绩增长 嘉泽新能收获靓丽成绩单 2019-09-04
  • 《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工作规范》日照市地方标准发布 2019-09-02
  • 无知、反理性与反智主义,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09-02
  • 从习仲勋的一次调研说开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2019-09-02
  • 世界杯首战俄罗斯连进5球 普京傲娇摊手停不下来 2019-09-02

  • 公车实时到站查询:53第52章

    作者:八月薇妮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妾本无邪最新章节53第52章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ǖ奶砀呤?/strong>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    知聆的心急促地跳了起来,几乎忍不住地要回应赵宁哲的呼唤,然后听到有个声音叫道:“娘!娘……”这带着哭腔的呼唤就像是一个咒语,刹那之间把先前的迷津破除。

        知聆本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谁知耳畔的唤声越来越清晰,知聆睁开眼睛,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她起身往前数步,听到声音是从门口传来。

        门口上,胭脂紧张地扒在门边,怀中半抱着段逸,低声说:“主子,你在吗,主子,逸哥儿来了,非要吵着见你?!?br/>
        段逸手捂着嘴,咳嗽了几声,烧的厉害,咳出来的热气都令人心惊,小孩儿微弱地唤:“娘……”

        知聆靠上门边:“胭脂,我在,逸儿……怎么来了?他病着该好好休息才是!太太请了大夫回来了吗?”

        知聆说着便探手,在门扇处摸来摸去,外头段逸也伸出手来,摇摇晃晃地却怎么也握不到一块儿,胭脂忙握住段逸的手,把他送到知聆手边去,知聆摸索着,终于捏住那热热的小指头。

        胭脂道:“大夫来过了,也给开了药,刚喝了一碗,精神才好了些,就问主子在哪,一直在哭,我没法子……”

        段逸靠过来,似乎想从微微开着的门扇缝隙里钻进来似的:“娘,你好不好?”

        这一刻,知聆就想到自己方才半梦半醒中的犹豫不定,一瞬泪落:幸好她并没有自私地离开。

        知聆握着那小手,在自己唇边亲了两口,才深吸一口气镇定下来:“逸儿,快回去,刚吃了药该好好休息,你要是记挂娘,就好好地回去快点好起来?!?br/>
        段逸哭得双眼红肿,大颗大颗地泪落不停:“我不要,娘在哪里我也要在哪里……我要跟娘在一起……”

        自从知聆跟他见了,小家伙虽然年幼,却从来不至于像是普通幼儿一样动辄爱哭爱笑,最真情流露的时候,却是在别院里跟知聆独居相处的那几天,知聆现在还记得,刚洗过澡的段逸,只穿着一件薄衫,笑着依偎在自己怀中撒娇的情形……

        但至于如现在一样的哭泣,上气不接下气似的,却是头一遭。

        看守的小厮忙叫道:“小爷,别这么大声,想把人招来不成?”

        胭脂忙哄着段逸,段逸平日虽懂事,但一病,便露出孩子气来,握着知聆的手死活不放,只想要到他娘身边儿去。

        正难舍难分时候,却见廊下来了两人,打头的是练素爱身边的佩玉,见状走上前,便冷笑了声:“奶奶说就算是把你关起来你必也不安分的,没想竟给奶奶说中了!你们都是死人!怎么看守的?太太都说了,不许人探视不许她出来,这是怎么说,想我回了太太,把你们打一顿不成?”她发火骂起来,两个小厮忙陪笑:“姐姐别气,他们正来,我们也正要赶他们走呢!”便拉扯胭脂跟段逸。

        知聆握紧了逸儿热热的小手,却觉得那手要渐渐地滑出去了,不由一阵揪心:“逸儿!”

        段逸撕心裂肺地哭起来:“娘!”

        闻者伤心,见者流泪,那小厮拉扯的手不由一缓,佩玉见状,便冲旁边的婆子使了个眼色,那婆子走上前,拔下头上钗子在知聆的手腕上刺了两下,知聆吃痛,却咬牙不松手,听着段逸的哭声,只觉肝肠寸断。

        那婆子拽住段逸,将他一把拉扯出来,胭脂抱不住他,段逸一下跌在地上,也不知是哭得太厉害还是撞到哪里,顿时便晕过去,一声也不吭了。

        在场众人顿时都静下来,胭脂扑上去叫道:“逸哥儿,逸哥儿!”

        佩玉咽了口唾沫,狠心道:“都跟他娘是一个模样的,都是病恹恹,素来喜欢装死的……快把他们赶走!”

        知聆直了眼睛,从门缝里看着这一幕,几乎连喘气儿都忘了,过了半晌才颤声问:“逸儿、逸儿……怎么了……”这一刻,倘若得个不好的消息,便什么也不用说了。

        胭脂忍着泪,抱着段逸:“逸哥儿……只是、只是晕过去了,奶奶别担心……”

        知聆一半心稍微放下一半又紧紧揪着,叫道:“给我、给我看看,给我看看他……”

        这会儿两个小厮已经推赶胭脂:“赶紧走吧,啰嗦什么?!?br/>
        胭脂身不由己地往外踉跄两步,哭着叫:“你们小心些,逸哥儿晕了!我还要回太太,你们一个也脱不了干系!”

        小厮们略有点害怕,佩玉虽有些怕,却仗着有练素爱在后,就道:“你别叫嚷,若论罪,你也是头一个,谁叫你违命带了他出来的?快把她赶走!”

        胭脂咬着牙,回头看知聆,含泪道:“奶奶,我带逸哥儿去看大夫……您……”还没说完,就被推搡出去了。

        屋里头,知聆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像是有人把自己的心也掏了去,只是瞪大双眼盯着眼前空茫夜色。

        佩玉是奉命来羞辱她的,见状,觉得可以回去复命了,却又哼道:“什么身份,也敢打我们奶奶!我们奶奶是慈悲,素来不肯跟你计较,你倒是蹬鼻子上脸,你可明白点吧!惹怒了我们奶奶,谁也不得好儿!”

        她说完后,转身便走,将走到院门处,忽地听到里头一声厉呼,凄惨之极,像是能慑人魂魄,佩玉吓了一跳,回头看一眼,道:“什么……”

        那婆子道:“似是她……”

        佩玉听着那一声,只觉得浑身有些发冷,掩了不安匆匆道:“罢了,管她死活,我们走?!奔涌觳阶永肟?。

        知聆手握着门扇,双眼已经是血红,手腕上方才被那婆子刺出血来,却浑然不觉,只是死命地摇着门扇:“放我出去,让我见逸儿!放我出去!”

        自然无人应她,知聆脑中像是着了火,腾地从地上起来,拼命地拍打摇晃门扇,门扇晃来晃去,却总不开,知聆便又去打那窗,窗户亦是缩着的,她发了疯似的,把背后的柴举起来,扔向门口,身子踉跄来去,几乎要倒下,知聆却忘乎所以,捡起一根木柴,便向那门扇打过去:一下,两下,伞下……没头没脑地,一边厉声叫着一边用力敲过去……

        一直到力竭。

        知聆半昏迷着,仿佛回到了自己二十三岁的时候,那也是她人生之中最糟糕的一段时光,背着债务,还要承受债主的骚扰,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

        一直到那天。

        那男人微笑着要把跌在地上的她搀起来,她眼中含着泪,却忍着不落,冷淡地后退一步:“你是谁?”

        男人望着她,眼睛很亮,像是七八月炽热的太阳光:“你忘了?其实我见过你的。对了,我姓赵,叫赵宁哲?!?br/>
        知聆皱眉:“我不记得?!彼敛涣袅档刈砝肟?,把他能融化人心的笑扔在身后。

        先前的不谙世事,到现在的警觉冷淡,也是许多丑陋经验得来的,对你笑的不一定就是好人,长得好看的更可能是衣冠禽兽,要记住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你好,尤其是处在她现在这个境地,先前那些对她很好的人,多半一一露出真面目,他们当然不肯替她背负巨额债务,但却想在她身上讨一些甜头,落难的大小姐,对他们来说更有诱惑力,若不是还有一些父亲交好的长辈暗中护着她,恐怕她早就被毁了。

        后来就算是有人肯替她还债,但看着对方的脸,对上那些暗藏淫~邪的眼睛,知聆觉得:自己还没有到需要卖身的地步。

        因此知聆对于赵宁哲的出现,本不以为意甚至带了一丝厌恶。

        然后却没有想到……

        她跟他厮耗了两年多近三年,这个人却始终对她极有礼貌,极为体贴,像是一个真正的谦谦君子一样,并没有那种令人作呕的眼神,他的眼神虽然炽热激烈,但是纯粹,没有杂质。

        就在知聆二十四岁生日的那天,赵宁哲送了她一件礼物,就是那张曾压死了父亲,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的借贷抵押合同。

        他并没有要什么条件,也不曾要她的许诺,更不曾强迫。只是自作主张悄无声息地把那张纸拿了出来,他对知聆说:“是你的了,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br/>
        “为什么?”知聆看了一会儿,问,“你想要什么?”

        赵宁哲望着她,笑了笑:“我只想要你……”

        她的心一震,忍不住露出厌恶的表情。

        而他依旧笑得温柔,接着说:“想要你开开心心的,像是以前一样,常常露出笑容就最好了?!?br/>
        他做了那么多事,说过许多温柔的话,但就是从这一句开始,让知聆有些沦陷了。

        她觉得,他是一个好人。

        这世上,找一个真真正正对自己好的好人,不容易。

        所以才会爱上他,虽然她不怎么表示,但心里对他是有些依赖的,本以为可以真的开开心心地生活,她也的确有一段神仙般快活的日子,一直到段深竹的车祸……

        再然后,就是他外遇的那件事,简直像是上天开的恶意的玩笑。

        知聆觉得:自己或许是被诅咒了,是不是她不应该露出笑容,是不是老天觉得她不配、也不该得到幸福?稍微觉得舒心,就会有突如其来的艰难横空而出?带着令人难以抗拒的巨力,似乎想将她彻底击垮碾碎一般。

        所以就算是熬过了种种辛苦,就算是忽然间来到这里,重新得到了一个孩子,却又遭遇这样的艰难阻隔。

        她痛不欲生,真正几乎崩溃。

        “知聆……知聆!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

        “纯明,纯明,纯明你醒醒!”

        耳畔响起两个声音,属于不同的两个男人,却同样地焦灼急躁,带着怕失去的惊怕恐惧,交替或者重叠地在呼唤她。

        他们都想要她醒来,要她回到自己的身边。

        他们都也是人中龙凤,乍然一看无可挑剔,像是天赐良缘。

        但是究竟如何,却只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茫茫然之中,却另有一句话,突如其来重又响起,盖过一切:

        ——“若有来世,我宁肯托身草木牲畜,惟愿一生不遭离弃背叛、苦恨折辱,如此而已?!?br/>
        这一刻知聆打了个寒噤,像是才明白过来,她为什么会那么清楚地记得这句话,她所经历的种种,岂非正是这句话的写照?这一世界,那一世界,是否今生来世都好,却似殊途同归!不管她再怎么小心翼翼也好,再怎么不争不求也好,上天总是要给出诸多不怀好意地考题,像是刻意要将她摧毁。

        这一句话,难道就是她注定的命运?如果是这样,是不是就得认命?

        一切浮浮沉沉地涌上,一切又嘈嘈杂杂地退却,于无止尽似的黑暗之中,像是有一簇火焰摇摇摆摆升起。

        知聆缓缓地吸一口气,无力垂落的手指轻轻一动。
  • 又是一年春来到,又是一年社火闹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8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10-17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10-13
  • 汤唯孙红雷李安 盘点高考落榜的大明星 2019-10-13
  • 图解:小心爆炸!夏天不宜放车内的物品“黑名单” 2019-10-12
  • 火场上的那双手,找到了! 2019-10-12
  • 四川能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郭勇荣获“2017 2019-09-12
  • 端午三天8910万人次出游 世界杯点燃赴俄游热情 2019-09-12
  • 力推“七进”活动 辽宁省商务厅开展“安全生产月” 2019-09-06
  • 你真是越活越转,越活越蠢。[哈哈] 2019-09-06
  • “双降”利好带动业绩增长 嘉泽新能收获靓丽成绩单 2019-09-04
  • 《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工作规范》日照市地方标准发布 2019-09-02
  • 无知、反理性与反智主义,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09-02
  • 从习仲勋的一次调研说开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2019-09-02
  • 世界杯首战俄罗斯连进5球 普京傲娇摊手停不下来 2019-09-02
  • 百人牛牛官网下载 百人牛牛手机游戏下载 牛牛看牌抢庄规律 重庆时时彩2.1版本安卓 福彩3d走势图彩经网 聚宝盆计划软件全能版 买幸运28有什么技巧 华人网3肖6码 混合组选奖金是多少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 时时彩最快开奖 手机足彩比分捷报 二八杠有什么手法吗 乐翻二人麻将安卓 快乐时时官网 网上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