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一年春来到,又是一年社火闹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8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10-17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10-13
  • 汤唯孙红雷李安 盘点高考落榜的大明星 2019-10-13
  • 图解:小心爆炸!夏天不宜放车内的物品“黑名单” 2019-10-12
  • 火场上的那双手,找到了! 2019-10-12
  • 四川能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郭勇荣获“2017 2019-09-12
  • 端午三天8910万人次出游 世界杯点燃赴俄游热情 2019-09-12
  • 力推“七进”活动 辽宁省商务厅开展“安全生产月” 2019-09-06
  • 你真是越活越转,越活越蠢。[哈哈] 2019-09-06
  • “双降”利好带动业绩增长 嘉泽新能收获靓丽成绩单 2019-09-04
  • 《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工作规范》日照市地方标准发布 2019-09-02
  • 无知、反理性与反智主义,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09-02
  • 从习仲勋的一次调研说开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2019-09-02
  • 世界杯首战俄罗斯连进5球 普京傲娇摊手停不下来 2019-09-02

  • 河北11选5官方网站:65第64章

    作者:八月薇妮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妾本无邪最新章节65第64章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ǖ奶砀呤?/strong>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    谁知道赵哲前脚刚出御书房的‘门’,迎面就来了个小太监,跪地道:“皇上,太后娘娘请您过去。()”

        赵哲大为意外,同时十万个不愿意,皱了皱眉便问:“太后可有什么事?”

        小太监道:“太后准备了晚膳,想请皇上过去一块儿用膳?!?br/>
        赵哲暗中焦急地捏了捏手,心想:“真是个‘好事多磨’!太后竟在这时候……”然而他到底不是个‘毛’躁冲动的‘性’子,转念又想,“纯明才刚入宫,我却不能急于一时,若是拂逆了太后的心思,让太后起了疑心,反而不利于长久,不如朕暂时忍耐?!?br/>
        当下赵哲便起驾往太后宫里去,进了宫‘门’,见了太后,一阵寒暄,赵哲硬撑着打起‘精’神用了晚膳,磨磨蹭蹭便是一个时辰。

        晚膳之后吃了口茶,赵哲便故作淡然,道:“时候不早了,朕也该回去了,太后还是早些安歇?!?br/>
        太后却更淡然,扫他一眼,絮絮叨叨道:“不急,你好不容易才来一趟,多坐回无妨,※书哈哈,m.下午的时候永安王爷也进宫来,他倒是个有孝心的孩子,你来之前,他才刚走,本来说是要见你的,后来看你那里忙‘乱’,就没去打扰?!?br/>
        赵哲觉得太后在这刻把永安王爷提出来,是在比他的孝心呢,当下咳嗽了声:“皇弟是个有心的?!?br/>
        太后一笑,却又皱眉:“他倒是有心,只不过‘性’子却也有些荒唐,我近来也听了些不太好的传闻,只是他住在宫外,人也懒散惯了,我也管不了那许多了,就由得他去闹腾吧,但他若闹的太过了,皇上你却不能什么也不管,毕竟是至亲兄弟,倒也要约束约束他?!?br/>
        赵哲一概点头应承。

        太后说了这番,又看着赵哲,才缓缓问道:“……是了,皇上今晚上要歇在哪里?”

        赵哲心头咯噔一声,暗叫不好,却仍‘露’出笑脸:“近来朝政繁忙,今儿又在御书房里耗了半天,有些累了,想回寝宫去?!?br/>
        太后便斜睨着他,半晌,微微哼了声:“朝政繁忙是真的,这个本宫也听说了,只不过,怎么本宫也听说,皇上这两天往宫外跑的很勤快呢?”

        赵哲顿时黑了脸:“太后……”

        太后便冷了声调,道:“你别打量我老了,什么也不知道,先前十天半个月的往外头一趟,‘微服‘私’访’,也就罢了,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看不到的,可是皇上,你到底也要知道些收敛,宫里头传传倒也罢了,若是给外头知道了,皇家的脸面还往哪里搁?”

        赵哲只好闷声不响。太后又说:“再者说,宫里头什么样儿的好玩意、人物没有,你偏喜欢那外头的,外头的又有什么好了?你若是不足意,就再让人选一些秀‘女’进来,只别出去贪玩!”

        赵哲垂头:“太后说的是?!?br/>
        赵哲一路退败,太后却不依不饶:“你年纪也不小了,却仍没有个子嗣,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永安王先养几个出来?成何体统!唉……以后不许你再偷偷‘摸’‘摸’出去了,把心思先放在这宫里头。(最快更新)”

        赵哲这两天频繁出去,却是为了知聆,如今她进宫了,他的心思当然不在别处,当下真心实意地答应:“儿臣都听太后的便是?!?br/>
        太后见他始终恭敬听从,才也‘露’出笑容来:“按理说我不该如此说你,毕竟是一国之君了,但不管如何,我也是为了你好……是了,你是不是很久没有去宜妃那里了?”

        赵哲一听,头便大起来,只好敷衍:“太后……近来时常觉得倦……”

        太后便又冷笑:“先前听闻你对瑾妃十分宠爱,前日不是又去了段昭仪的宫里?可都是不亦乐乎的很,何况你跑外头的时候,更不见有什么倦!再者说,你去看看宜妃,表表心意也是好的,说什么倦不倦的!”

        赵哲肩头一沉:“朕……改天便去宜妃宫中就是了?!?br/>
        太后哼道:“择日不如撞日,别改天了,不如就今晚上罢了,我瞧着宜妃最近瘦了许多,怪可怜见儿的……”太后打量着赵哲面‘色’,话锋一转,又道,“另外还有一件要事,就是立后之事……也该是时候仔细考虑考虑了,今日天晚,就不说了,你记在心里就是。好了,你先去吧,别让宜妃等久了?!?br/>
        赵哲无奈,一低头:“是。太后早些歇息,儿臣告退?!北阃肆顺隼?。

        赵哲出了太后殿,站在‘门’口上又是一阵犹豫,只觉得五爪挠心似,恨不得就调头往自己寝殿去,平日里也不曾如此“归心似箭”,但此刻因知道那里有一个人在等着,便仿佛飞蛾瞅见了夜空里的一点光芒,按捺不住地想要飞扑过去。

        承鹤忽地轻轻咳嗽了声,赵哲反应过来,略侧脸,便看见太后宫里的一个太监,站在‘门’口上“恭送”,名为“恭送”,实则是“监视”,赵哲磨了磨牙,冷道:“去宜妃宫吧?!?br/>
        承鹤便扬声道:“起驾?!鼻巴沸√啾阆确膳芡隋抢锉ㄐ湃チ?。

        且不说赵哲在宫里头“左右奔走”,在金阳殿里,知聆先前睡足了半个时辰,便起了身,闲闲地翻了会儿书,后来近黄昏时候得了消息,就从‘女’官所出来,往金阳殿来。

        一干宫‘女’太监都在承鹤的指引下认得了她,皆十分恭敬地迎了,知聆看了一番,见也没什么要准备的,便信步往寝殿里头去。

        此刻寝殿里都点了灯,行动之间,光芒摇曳,两边伺候的宫‘女’太监静悄悄地站着,一动不动,一声不吭,低着头连看也不敢‘乱’看,就像是摆设一样。

        知聆走了一会儿,便进了最里侧,看到前头的龙‘床’,心中就想:“都说龙‘床’如何,没想到居然会亲眼看到,不知道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刚要走上前去看一看,忽然间旁边的帘子一动,有人从帘子后跳出来,一把将她抱住。

        知聆吓了一跳,开始的时候以为是赵哲故意躲在此处,然而却极快知道不是,因听那人在耳畔低低笑道:“好香的宫‘女’姐姐!你是刚进宫的?我先前怎么没见过你?”

        知聆吃惊地转头,却对上一张‘唇’红齿白的脸,双眼笑眯眯地,正看着自己。

        知聆用力将他推开:“你是谁?”

        那人见她高声,也变了脸‘色’,忙道:“嘘,不要做声,别给人听到了,我是偷偷进来的?!彼淙蝗绱?,却并不慌张。

        “你……”知聆心想莫非这人是刺客,然而看他打扮,却又不像,一身白袍,‘玉’带金线,头戴金冠,生得也很整齐,气度不凡,不像是恶人,知聆便问,“你是谁?在这做什么?”

        永安王爷笑‘吟’‘吟’地打量着面前的人,道:“你果然是新进宫的,怪道不认得我是谁……只不过皇兄从哪里找来这样一个美人?竟比京娘还要出‘色’?!?br/>
        知聆听他说了这几句,心中一震,便想到了他的身份,正要说话,永安王爷忽然面‘色’一变,冲知聆摆摆手,后退两步,躲进了帘幕之后。

        知聆这才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她看看永安王爷藏身的地方,想了想,就没吱声。

        进来的是唐嬷嬷,垂手道:“禀恭使,方才承鹤公公派人来,说皇上给太后请了去,要跟太后一块儿用晚膳,恐怕要耽搁一段时候,让您自己先吃饭?!?br/>
        知聆便道:“知道了?!?br/>
        唐嬷嬷说完后,便抬头,四处看了一会儿,‘欲’言又止。

        知聆便问:“怎么了,可还有事?”

        唐嬷嬷迟疑了一下,就说道:“方才外头有人说,似乎看到了王爷出现在寝宫周围,极快地却又不见人了……大概是王爷打这里经过吧?!?br/>
        知聆问:“王爷经常过来吗?”

        唐嬷嬷便回答:“因为皇上从不留人在寝殿过夜,故而王爷进宫的话,时?;峁凑饫??!?br/>
        知聆“哦”了声,却见身侧的帘子晃了晃,永安王探头,冲她挥了挥手指,意思是不要让她多问。

        知聆心中叹了声,就道:“嬷嬷,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儿出去吃饭?!?br/>
        唐嬷嬷退下之后,永安王爷松了口气,从帘幕后出来,上上下下打量知聆:“你是哪里来的?是皇上新选的‘女’官?”

        知聆行了礼:“不知道是王爷,请王爷莫怪,我的确是刚进宫的?!?br/>
        永安王爷道:“你叫什么名字?”

        知聆迟疑了会儿:“王爷问这个做什么?”

        永安王爷歪头打量她,一边‘摸’着下巴思忖:“你生得这样美,我之前怎么没有见过你?难道你不是京里的人?”

        “难道京内的人,王爷就会全都见过?”

        “不是全都见过,可也差不多了,尤其是美人?!?br/>
        知聆笑了笑,不愿跟他纠缠:“我要出去吃饭了,王爷自便?!?br/>
        永安王爷见她转身要走,便将她一把拉?。骸案账盗骄浠熬鸵?,你还没有说你叫什么?!?br/>
        知聆敛了笑意:“王爷,好奇心太重不是件好事?!?br/>
        永安王噗嗤一笑:“你说话倒是有趣,为什么不是好事?……对了,你生得这样美,又刚进宫,难道……你是皇上看上的人?皇兄他居然想要金屋藏娇吗?”

        知聆心中一震,面上却只淡淡地:“王爷还是不要胡‘乱’猜测的好?!?br/>
        永安王见她神情冷冷地,如此绝‘色’,又这样清冷出尘的气质……他心中惊疑,见知聆迈步往前,美人姗姗,令人过目难忘,永安王目不转睛看着,此刻便失声说道:“你是方纯明?”

        知聆脚下一顿,绝对想不到这位荒唐王爷居然会猜到自己是谁,她转头来看他,永安王爷上前,重又打量了知聆一遍:“果真给我说对了吗?”

        知聆皱着眉,不知是该直接承认的好还是……当下只说:“王爷说什么?!?br/>
        永安王见她神‘色’疏离,便道:“你还说你不是?这京内除了她,还能有谁是这样……咳!总之你可知道……这两天段重言为了你,快把京城给翻过来了?!?br/>
        知聆忽然间听到“段重言”三字,心头猛地跳了两跳,想问,却又没出声。

        永安王双手掌一拍,了然似的说道:“怪不得竟怎么也找不到人,我还答应了兴玮帮着找,原来你竟入了宫……”他自言自语似地说着,忽然间又惊道,“兴玮说是段家卖了你,难道说是皇兄买了你?怎么会这么快……又让你入宫当了‘女’官?”

        知聆皱眉:“王爷?!?br/>
        永安王爷‘欲’言又止,只是狐疑地看着知聆,他也不笨,想了会儿,便哼道:“罢了罢了……我什么也没有说?!?br/>
        知聆垂眸,永安王爷看着她,忍不住又多嘴一句:“你可知道?段重言为了你,把头都给磕破了,我听兴玮说,流了好多血,人也因此晕了。他像是找你找的要疯了?!?br/>
        知聆听着,心里居然隐隐作痛,想到段重言,想到他曾经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说毫不动容,那是假的。

        这一刻,外头脚步声又响起来,但这一次永安王爷却没有躲,外间进来的宫‘女’道:“恭使,唐嬷嬷说饭菜准备好了……”忽然看到永安王爷,便惊呼一声:“奴婢见过王爷?!?br/>
        永安王爷却安然道:“别急,我来看皇上的,皇上不在,我就要走了,你不用声张,先出去吧?!?br/>
        那宫‘女’规矩低头,退了出去。

        永安王便又看知聆:“我要出宫去了,你……究竟在这里是被迫的还是……”

        知聆不言。永安王看着她的脸,慢慢地叹了口气:“算了,当我没问……只不过,我要出去了,你有没有什么话要我带给……”

        知聆低声说道:“王爷觉得,告诉他我在这里是好事吗?”

        永安王一怔:“但是……”

        知聆道:“就算是跟他说了,又能如何呢?王爷知道我的身份,被人买来卖去不过等闲,身不由己罢了,何况如今出手的人是皇上,我倒是不怕给段重言知道的,但是我怕的是他知道了后……”

        永安王爷呆了呆,脑中飞快地想了想,也觉得头大,却又道:“可是他这样没头没脑地找寻……也不是法子?!?br/>
        知聆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来很平淡冷漠,说道:“我跟他原本就是没缘分的,这样分开,未尝不是好事,他找了一阵或许就死心了……又或者,将来他自会知道也说不定?!?br/>
        永安王爷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多事了。对了,我从前头过来的时候,听几个出宫的大臣说,皇兄要派段重言去山东,啧啧,那个地方如今可不太平,先前一个监察御史就在那里不明不白地遇害了……你可担心他?”他一边说一边看着知聆反应,却见她面上浮现一种怅惘的神情来,永安王爷乃是情场老手,自然了然。

        知聆缓缓垂头:“段大人是朝廷重臣,人也坚毅果决,必然是吉人自有天相……王爷,我先告退了?!?br/>
        知聆别了永安王爷,到了外头,见满桌佳肴,‘色’香味俱全,然而她心中想到永安王所说的关于段重言的事,却只觉得‘胸’口如噎,毫无胃口。

        此夜,知聆靠在窗边,看着天上那轮月,想到好些人:兰斯洛特,赵宁哲,段逸……然而除了段逸之外,出现最多的竟然是段重言。

        知聆抬手压在‘胸’口,分不清自己心中是什么滋味。

        自从穿越后,发现自己委身于他,她就一直都觉得别扭,开始的时候还可以当是一梦,然而后来……毕竟她早认定自己是赵宁哲的妻子,没有办法彻底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再……

        起初是为了段逸而虚与委蛇,知道自己要离开段府的时候也毫无留恋之意,因为她觉得她本来就跟段重言——或者段深竹毫无关系,离开了才是天经地义。

        但是现在……知聆怔怔地看着月‘色’,记起永安王的话,心里不由自主地想:“他伤的厉害吗,如果伤的厉害,得好好地休养才是,要是没头苍蝇一样找……万一伤势不妙的话……但是现在不能让他知道我在皇宫,不然若是他按捺不住闹了起来……可是赵哲让他去山东是为什么,他总不会是想……”

        知聆想到这里便打了个寒战,悚然发现自己居然在为段重言担忧,她呆了呆,便抬手抱住头,默默念道:“不……不去管那些,不能想那些,跟我无关,跟我无关!”如此默念数次,才恍惚睡了过去。

        一直到将近天明的时候,知聆才模模糊糊地觉得身边多了个人,她并没有醒,梦里不觉身是客,就仿佛她还在别院,而那个人抱着自己,于耳畔温柔呢喃说:“若这一生,日日皆能与你如此度过,我再无所求?!?br/>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更得晚了点~~但我还是木有放弃的,还好还好,‘摸’~~;

        重磅推荐【我吃西红柿(番茄)新书】
  • 又是一年春来到,又是一年社火闹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8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10-17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10-13
  • 汤唯孙红雷李安 盘点高考落榜的大明星 2019-10-13
  • 图解:小心爆炸!夏天不宜放车内的物品“黑名单” 2019-10-12
  • 火场上的那双手,找到了! 2019-10-12
  • 四川能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郭勇荣获“2017 2019-09-12
  • 端午三天8910万人次出游 世界杯点燃赴俄游热情 2019-09-12
  • 力推“七进”活动 辽宁省商务厅开展“安全生产月” 2019-09-06
  • 你真是越活越转,越活越蠢。[哈哈] 2019-09-06
  • “双降”利好带动业绩增长 嘉泽新能收获靓丽成绩单 2019-09-04
  • 《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工作规范》日照市地方标准发布 2019-09-02
  • 无知、反理性与反智主义,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09-02
  • 从习仲勋的一次调研说开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2019-09-02
  • 世界杯首战俄罗斯连进5球 普京傲娇摊手停不下来 2019-09-02
  • 北京pk10哪种最稳 新时时彩 山西时时彩 私彩网站 播音平台 天津时时9-11 北京pk10在线计划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走势图 胆拖是什么意思 永汇在线_官网 二人麻将棋牌官方网站 有多少人靠时时彩过日 最新吉林快三软件下载 快乐时时是哪里的 欢乐二人雀神怎么玩 马会超准三肖六码第6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