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一年春来到,又是一年社火闹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8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10-17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10-13
  • 汤唯孙红雷李安 盘点高考落榜的大明星 2019-10-13
  • 图解:小心爆炸!夏天不宜放车内的物品“黑名单” 2019-10-12
  • 火场上的那双手,找到了! 2019-10-12
  • 四川能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郭勇荣获“2017 2019-09-12
  • 端午三天8910万人次出游 世界杯点燃赴俄游热情 2019-09-12
  • 力推“七进”活动 辽宁省商务厅开展“安全生产月” 2019-09-06
  • 你真是越活越转,越活越蠢。[哈哈] 2019-09-06
  • “双降”利好带动业绩增长 嘉泽新能收获靓丽成绩单 2019-09-04
  • 《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工作规范》日照市地方标准发布 2019-09-02
  • 无知、反理性与反智主义,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09-02
  • 从习仲勋的一次调研说开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2019-09-02
  • 世界杯首战俄罗斯连进5球 普京傲娇摊手停不下来 2019-09-02

  • 河北11选5中奖助手:80第79章

    作者:八月薇妮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妾本无邪最新章节80第79章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ǖ奶砀呤?/strong>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    赵哲说罢,目光相对,知聆道:“皇上是跟我说笑呢,还是当真?”

        赵哲越发靠她近了一些,只差一线,便能贴上脸颊似的,他低语:“朕是天子,自然无戏言……”

        知聆微微侧脸看他,忽然柔声道:“皇上,可不可以先答应我一件事?”

        赵哲挑眉,望着她近在咫尺的清澈双眸:“何事?”

        知聆只微笑:“皇上可不可以别动,不管如何都不要动?”

        赵哲不解其意,知聆抬手按上他的肩头,顺势轻轻往后一推,赵哲本就跪坐着,当□子往后倾去,便靠在书柜边上,只是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知聆嫣然一笑:“皇上可真听话……”

        不知为何,听着她这样半带娇媚似的口吻,他竟有些神魂颠倒,双眸望着她,且看她究竟想要如何。

        知聆手在地面一撑,缓缓起身,跪着过来,看着他笑了笑,而后缓缓地竟分开双腿,坐在他的大腿上。

        赵哲身子一震,不由地挺了挺腰,手正要动,知聆道:“皇上,不能动?!?br/>
        赵哲喉头上下一滑:“你到底……想干什么?”果真垂着手,并未动作。

        知聆抬手,手指头轻轻地滑过他的脸颊:“你方才问我愿不愿意甘心情愿伺候皇上,要我如皇上所愿……其实我也想问,皇上肯不肯如我所愿”

        赵哲看着她的动作:“如你所愿?”

        知聆笑微微地,双眸直视赵哲双眼,闻言忽然往前蹭了蹭,越发贴近了赵哲腿根处,似碰非碰,似触非触。

        赵哲一惊,意外之余却更有无限刺激,不由地低头看向她腰间。

        知聆却又不动,只是将唇缓缓贴近他的唇,却并不真的吻落,只吐气如兰问:“皇上可能如我所愿?若真如此,我……”她并不说自己将如何,只是垂着眸子看他神情,说到这里的时候,红唇忽然极快地停在他的唇上。

        赵哲本能地想要含住,然而自个儿唇上却又落空,她已经离开!

        赵哲怔住,心头一片空落落地:“你说就是……你想如何?”

        知聆的手顺着他肩头缓缓往下滑动,到了赵哲胸口,隔着衣裳,抚摸底下的肌肤,一寸一寸,缓慢爬行,像是在爱抚底下的身躯,却偏不肯探到里头给个痛快。

        赵哲咽一口唾沫,忍不住抬手捂住她的手,紧紧握在掌心。

        知聆却用责备的目光看了他的手一眼:“说好了的,别动……”

        赵哲烈火烧身,迟疑片刻,果真把松开她的手,知聆才又一笑:“皇上真乖……”

        赵哲一听这四个字,脸上也不由发红,他是九五至尊,就算是天翻地覆,也轮不到别人用那个字来说他,且是如此的口吻……但是用在此刻,却在极浅的一丝不堪之外,如此热辣辣地,让他身心战栗全能司机。

        “你竟坏了……”赵哲叹息了声,放松身子,不动,只玩味地看知聆,“你倒是快说,你要朕如何如你的愿?嗯?”

        知聆的手缓缓插入他的衣襟里头,却仍旧隔着里面的绢丝里衣,赵哲垂眸相看,知聆道:“我知道,我父亲的案子,要翻案难如登天,那案子是皇上亲自判了的,皇上绝对不肯把自己决断的大案推翻了去,这事关皇上是否圣明……可对?”

        赵哲见她做着如此荒唐举止,嘴里却偏说这些正经话题,身上不适之余,心头一凛:“你说的差不多……只是除了朕的‘圣明’之外,此事还关乎其他朝臣……以及朝堂上的、权衡……”他极艰难地说到这里,知聆忽地轻轻摆了摆腰肢,赵哲猝不及防,身子轻轻发抖,感觉她贴上自己,底下极慢地摩挲过他的腰下那至要紧的地方,他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声:“啊……”

        知聆让自己不疾不徐地退下来,眼角余光里,皇帝的玉带之下,那绣金的龙袍处已经高高隆起,她只看一眼,就又看赵哲:“皇上你可是真……精神?!?br/>
        赵哲脸上泛着动情的薄红:“你……哪里学来的这样折腾人的招儿?你究竟想要朕……做什么?嗯?你这磨人的……”他的双手攥的死紧,竭力控制着,才没有翻身把人擒住而后……为所欲为之。

        知聆笑,只是把手探到他胸前去:“其实我该把皇上的手绑起来才是,只是怕你不配合,便罢了……幸好皇上的耐力足够,必然会忍住,这点我是真心佩服的……”

        赵哲呼吸急促,咬着牙说:“快点……再动一动!说……你到底想如何?”

        知聆的手隔着绢衣摸到某处,嘴唇贴在他耳边:“我想皇上痛下决心,不要忌讳,把这件案子彻查一遍……我知道皇上有自己的考量,但是翻手云覆手雨,这世间本也只有皇上一人能够做到……我也只指望皇上你了……只要皇上您答应,我就算粉身碎骨也要报答……”唇在他耳垂上一碰,手指头略微用力,赵哲要紧牙关,才没让那一声呻~吟溢了出来。

        “你……你……”赵哲按压情~欲,将思绪略微整理,“你这妖精,说的倒好听……现在是在要挟朕?你怎知朕不会立刻就把你……”他眼中情潮涌动,已经有按捺不住之势。

        知聆一手停在他胸前,一手便掩住他的嘴唇:“皇上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要如何不能够?但是……如此……皇上真的不想试试看吗?错过了,可就不会再有?!?br/>
        她一寸一寸靠近过来,眼神天真而无邪,却偏勾魂。

        赵哲胸口起伏不定,额头已经见了汗:“那你也要让朕……知道……是不是……”

        知聆笑微微看着他,腰缓缓地往前一摇,略微用力一抬身子,轻轻落下之时,便正落在他底下那已经按捺不住的要紧地方,忽然间两下相接,赵哲“啊”地又叫出声:“你这……”

        知聆眼睛看着他,手在他胸前抚摸过:“皇上忍着,可万万别动,不然的话……”

        赵哲狠狠地看着她,却并非是一种仇恨的目光,而是一种想要把人吞下腹中的饥~渴眼神,无限地欲~求不满烧灼其中,让火色熊熊。

        知聆手按着他的肩头,起初动的慢,渐渐地便快了起来,赵哲看着她的脸色也一点点变得娇红,双眸那样似有情似无情地看着自己,她抿着唇,身子高低起伏,耳朵上的珠子随着乱晃,好一副迷乱春~色!

        赵哲的手抬起,又放下,最后还是情不自禁掐住她腰间,随着她肆意地动作而战栗着,他想动,又不敢,生怕一动便不可收拾,也生怕就毁了面前所见的这幕绝色美景,只好仍旧忍耐。

        知聆低吟几声,赵哲觉得自己的心也随之砰砰而乱跳,忍不住半张开唇,像是渴求着什么网游之三界最强。

        知聆喘~息着,低低道:“皇上可能如我所愿吗?”

        赵哲眼睛一闭,又睁开,差点逼出泪来:“你要什么……朕都答应!你这、妖精,快些……朕要被你……”他喘了几口,身子的战栗越发快速。

        知聆笑道:“皇上果真真心对我好……”她瞧着他的面色,忽然间贴上他的脸颊,蹭了蹭后,主动亲吻他的唇,赵哲忙不迭地含住,动作却失去先前的有条不紊,慌里慌张地十分青涩。

        知聆腰肢扭动,唇却顺着他的脸颊下滑,最后落在他的喉头上,细细亲吻,赵哲情不自禁地仰起头来,想让她碰触更多,突出的喉结略微滑动。

        知聆看着他的神色,听着他的急喘,底下动了几回之后,一次推落之时,便张口含住了他的喉结。

        赵哲嘶哑地叫了声,双手猛地张开,又猛地用力握住她腰间,自己的腰像是鱼乍离水一样,往上奋力一挺,而眼前白光瞬瞬忽闪而过……这一刻,赵哲只觉,人在极乐之境。

        一场“云雨”,其实并未真的发生,却是如斯销~魂。

        赵哲搂着人儿,一手掀起略湿地龙袍:“你老实说,你哪里学来的这些招儿?”他起初觉得这该是段重言搞出来的,但段重言的性子他自然知道,以那人之呆板,恐怕是不会用这个的。

        而且一想到或许是跟段重言……心里却又恨恨痒痒地。

        知聆哼了声:“我是跟皇上学的?!?br/>
        “胡说,朕哪里教过你这些?连朕也……”他宠幸过的女人自不在少数,但却是头一遭,以这种法子……这种感觉实在刺激之际,让他觉得满心震撼,却又……

        知聆懒洋洋看他一眼,虽然没有怎么大动,但到底也是力气活,本不愿意说话,但看着赵哲的眼神,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做过一个梦,很真的梦?!?br/>
        赵哲动了动,本要趁机再为难她几次,见她表情有异,便问:“什么?”

        知聆唇角微动,忽然想到段重言叮嘱过她的话,便道:“这个梦不能跟别人说,说了的话皇上恐怕要笑话我?!?br/>
        赵哲将她搂住,狠狠道:“快说,不然的话朕就罚你……”

        知聆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懒懒问:“皇上罚我,是什么罪名?”

        赵哲想了想:“嗯……就欺君之罪吧?!?br/>
        知聆一听,忽然就笑:“哈……”

        赵哲道:“你又笑什么?”

        知聆笑道:“皇上,是欺君呢,还是……骑君?”

        赵哲一听,当下把人压倒,又怕真个压坏了她,自搂着贴着:“你这浪娃儿,平日里倒是看不出来……竟连朕也敢骑……也还大胆戏弄,好,如今朕连本带利、‘骑’回来……”

        知聆见他兴起,才忙道:“皇上,你不是问我做的梦吗?我要说了?!?br/>
        赵哲兴致正浓,便道:“做过了再说无妨?!?br/>
        知聆忽然做挺尸状,伸展开手脚,一动不动,道:“好吧,反正我如今只觉得头晕力竭,也抗不过皇上,皇上请自管为所欲为吧……”

        赵哲见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虽然知道她是仗着她自个儿身子不好“要挟”自己,可却也不容小觑,想到方才那一场,虽然并非真的行事,可滋味却极度美妙,因此他竟能克制住了,就叹道:“罢了,真是一物降一物……你快些跟朕说我是巅峰boss最新章节?!?br/>
        知聆见他果然没有莽动,才一笑,道:“我做过一个梦,梦里却也有你?!?br/>
        “有我?”赵哲又是意外。

        知聆点点头,看着他熟悉的眸子,不知自己眼底已经有些淡淡忧伤流露,只说:“在梦里,有你,却并不是在这里,而是在一个别的地方,哪里的人物跟此处不同,而我跟你,是一对……夫妻,并非是王侯或者皇族之家,而是一对平凡普通的夫妇?!?br/>
        赵哲瞧出她眸子里的忧郁之色,越发震惊,想了想,却又欣慰地笑:“乖纯明,你连做梦都惦记着朕……竟还想跟朕做夫妻,可见你注定了要是朕的?!?br/>
        知聆见他只当自己是说“梦话”,却也是笑了:“是啊……只不过,我听说世事很是奇妙,我跟皇上之间,大概也是有些缘分的,如果真的有来世,做了一对夫妻,好像也是可能的?!辈皇强赡?,而是真的,但至于后来的结局……

        赵哲哈哈大笑,只当她这话的意思是对自己倾心了,因此十分喜欢,又问:“那,你是说你方才对朕的那些招儿……是在梦里学来的?”

        知聆一本正经道:“嗯,我那‘皇上夫君’,性子也是这般无二,还也爱折腾人,所以我也学了点儿?!?br/>
        赵哲见她当真似的,只觉得有趣之极,乐不可支,道:“既然如此,以后你可别忘了,要跟朕一一地试……”

        知聆不等他说完,便淡淡道:“皇上也别忘了,方才答应了我,要彻查那案子?!?br/>
        赵哲一听,才哼道:“你又来扫兴……”

        知聆半睁眼睛扫他:“皇上不是说……金口玉言,一言九鼎……”

        赵哲恨道:“知道了知道了,怪道孔夫子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朕算是见识了,你这可恶的小女子!”

        知聆却听而不闻地,只道:“我累了,皇上别在这儿耽搁时间,快些去清理一□子吧,我也替你难受……”

        赵哲见她说“翻脸”就“翻脸”,十分无奈,又觉好笑,想了想,就握住她的手:“你是朕的恭使女官,按理该是你亲自伺候朕的,别想自己撇清了?!?br/>
        知聆道:“我浑身无力,还不知谁伺候我呢?!?br/>
        话音刚落就觉得这句话似说的不对,果然赵哲附耳过来,低低道:“那么就让朕伺候你,如何?”

        知聆即刻睁开眼睛,正儿八经道:“我忽然觉得略有些力气了,就不劳皇上费心了?!?br/>
        赵哲又气又笑,还想拉扯她,却听外头承鹤道:“皇上,外头相国跟几位大人求见?!?br/>
        知聆一听,当下就笑看赵哲,赵哲无奈,狠狠地在那唇上咬了口,才放开,低声道:“朕总会要连本带利地……”指一指她,恨恨地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4397388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8-1321:28:39

        yubling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8-1300:10:14

        谢谢两位亲,老面熟了~xdd

        先把这章更了,第二章会更晚一点,大家可以先睡~今儿是七夕,这一章还是比较应景的,虽然显得小段略悲催……

        那个那个,大家就都七夕快乐哈!
  • 又是一年春来到,又是一年社火闹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8
  • 海外版望海楼:中国主张熠熠生辉 2019-10-17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10-13
  • 汤唯孙红雷李安 盘点高考落榜的大明星 2019-10-13
  • 图解:小心爆炸!夏天不宜放车内的物品“黑名单” 2019-10-12
  • 火场上的那双手,找到了! 2019-10-12
  • 四川能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郭勇荣获“2017 2019-09-12
  • 端午三天8910万人次出游 世界杯点燃赴俄游热情 2019-09-12
  • 力推“七进”活动 辽宁省商务厅开展“安全生产月” 2019-09-06
  • 你真是越活越转,越活越蠢。[哈哈] 2019-09-06
  • “双降”利好带动业绩增长 嘉泽新能收获靓丽成绩单 2019-09-04
  • 《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工作规范》日照市地方标准发布 2019-09-02
  • 无知、反理性与反智主义,美国如今染上危险的疾病 2019-09-02
  • 从习仲勋的一次调研说开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2019-09-02
  • 世界杯首战俄罗斯连进5球 普京傲娇摊手停不下来 2019-09-02
  • 江西时时开奖结果表 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北京pk10软件 重庆时时1000期走势图 后三选包胆的玩法 北京pk10是否合法 时时彩走势图技巧 188比分直播|直播吧 联众麻将下载 新濠国际娱乐 怎样化通比 极速6合在线计划软件 必富娱乐网站进不去 网络扎金花太坑人 棋牌斗牛如何看牌抢庄 查看四平特一肖